中华周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金猴再奋千钧棒 只缘妖雾又重来

 关闭 [复制链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宗亲,享用更多功能,查看完整内容,让你轻松使用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研谱琐记(三十七)
  E3 Y  H/ z1 L                                                              
* A. q  p! R7 d+ G: S                                                                     金猴再奋千钧棒            只缘妖雾又重来
# j+ z' D* O1 `1 C                                                                                                             --—批判玉胜、汉良等人近期错误言行
% s1 K, I( r+ |5 o                                                                                       行者三爷(网名)
3 I# s5 m5 D( ]- [时下流行上网,由此又催生了许许多多千奇百怪的网名。我也凑凑热闹,弄个网名玩玩。老夫肖猴,又集姥爷、爷爷、老爷于一身,因名之曰:行者三爷。姥爷是真品,爷爷是山寨,老爷是戏谑。
/ e3 V5 U+ B, l5 o5 m说完了网名,言归正传。俺老孙手中的金箍棒前两年与众宗亲一起,为真假仁德公之事舞弄过一回。众宗亲团结协力,声势浩大,把那几个制造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的人,批了个晕头转向,落花流水,满地找牙。此后,我的金箍棒也就“刀枪入库”,收藏起来了。
# Z/ h8 r' m! a8 \% v然而,最近烽火台报警,说妖雾又来了。俺老孙取出金箍棒,腾云而起,睁大火眼金睛,果见北边原乡地界某几个人长期霸占的小山头上黒烟袅袅,为害宗亲。金箍棒又要发点神威了。% c3 A! Q- d# v& A+ w
把三个仁德公捏在一起,居心何在?& T. D+ g; B" x. H* Z1 ]
3月24日,长乐院士(网名)在微信群中放了一枚“震撼弹”:题目是《江西宜春周氏宗亲带来的周氏族谱》,紧接着是一张很大的会议室照片,背景是一块大招牌,写着“中华周氏广东五华宗亲联谊会” ,衔头之大,吓坏了胆小的人。会议室坐了约20个人,除了玉胜会长,其余我都不认识。照片下面是一段文字:“3月24日上午,江西宜春、赣州两地宗亲(仁德公裔孙)一行七人前往仁德公墓前祭祖。他们一行昨天…”省略号后面的文字据看过的人说是作者知悉强烈的反对呼声后删掉了。然而,3月26日汉良宗亲发给文能宗亲的《千里寻亲记》却把删去的部分全部还原了。《千里寻亲记》全文如下:“传讯:千里寻亲记。3月23-24日,江西宜春、赣州的周包全、周发根等七位宗亲,千里迢迢,不辞辛劳,专程来广东五华寻根问祖,并携带江西万载县《周氏族谱》(民国二十九年编谱,即公元一九四二年,其中,周包全、周发根等宗亲是仁德公、张太婆的儿子贞公之裔孙)记载:仁德公移居广东嘉应府长乐县。同时还记载仁德公原居兴宁大坪水口荒田里。24日上午,周玉胜会长…XX秘书长等宗亲陪同江西宗亲前往仁德公、太婆陵地祭拜后,江西宗亲又驱车奔赴兴宁大坪石湖洋参拜文仕公祠,并…拍照留念。共土共根藤带藤,同祖同宗心连心!”
3 C5 v5 ?- B& {6 i+ u  k8 Z8 W) Y) @请注意,“震撼弹”微信中包含了三个仁德公:江西仁德公、兴宁仁(德)公、五华仁德公,而且,通过江西仁德公后人前往五华、兴宁祭祖,把三个仁德公合成一个仁德公—“共土共根藤带藤,同祖同宗心连心!” 在某些人看来,江西的仁德公就是五华的仁德公,也是兴宁的仁(德)公。三个仁德公是同一个人。
! v1 ^6 ^. z5 F: j) W- _兴宁的仁(德)公和五华的仁德公是同一个人吗?当然不是!两年前的一场大辩论早已做了结论:兴宁的仁(德)公是生活在明朝时期的仁公,德字辈是后人强加上去的,是假仁德公。而五华的仁德公是生活在宋末元初的我们的始祖,是真仁德公。详细内容请参阅《奇谈辨识》一书。该书以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对真假仁德公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分析和研究,揭露了假仁德公的真面目。尤其是书中光墉宗亲的一系列文章,说理透彻,论据充分,值得反复阅读。( A  ]) {( O- N1 n- J- K
江西的仁德公呢?他和五华的仁德公是同一个人吗?回答同样是斩钉截铁的:不是!让我们看一看江西客人带来的族谱吧:- W) P6 k9 j& @
该谱把周仁德排在第九世,其曾祖父是周必大,祖父是周纶,父亲为周世杰。周世杰生三子: 元德、才德、仁德。“周仁德,邑庠生,明英宗正统元年丙辰十二月初二日丑时生,明武宗正德十四年四月初四日亥时殁,葬未详。配雷氏,明英宗正统三年戊午正月二十四日酉时生,明世宗嘉靖五年丙戌五月二十五日卯时殁,葬屋右边乾山巽向。子三:成宝、成金、成玉。续娶张氏,生殁葬未详。子二:成焕、成彩。”“二十四世文仕公,永凤公四子,字千禄,清乾隆元年丙辰正月初一日子时生,清嘉庆二十年乙亥二月初一日丑时殁,葬蕉坑高岭背龙形。配何氏,生殁葬未详。续赵氏,清乾隆二年丁巳四月初三日寅时生,清嘉庆十年乙丑四月初二日寅时殁,葬蕉坑高岭背龙形。生子:梅兴、松兴。”
/ b& l' z* G% e: }7 A) e7 l/ b看了该谱,恐怕连白痴都知道,他们的仁德公和我们的仁德公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块,两者毫无关联。第一,两人出生年代不同。江西的仁德公生于明英宗正统元年丙辰(1436),而我们的仁德公生于宋末理宗、度宗年间(大约1264年前后),两人相差一百多年。第二,两人配偶不同。虽然都配张、雷氏,但江西仁德公之元配为雷氏,续配张氏;而我们的仁德公,元配是张氏,续配为雷氏。而且,江西仁德公之配偶雷氏、张氏都是明朝人,我们仁德公的配偶张氏、雷氏则生活在宋末元初,生活年代不一样。第三,两人的子嗣不同。江西仁德公与雷氏生三子:成宝、成金、成玉;与张氏生二子:成焕、成彩。而我们的仁德公与张氏生一子:贞;与雷氏生五子:员、仲、明、庠、兴。
' c& R# w+ e5 m' H& X7 Y可以说,除了姓名相同之外,江西的仁德公和五华的仁德公没有任何一点共同的地方。9 x3 C2 N, M$ R
《千里寻亲记》说,携带万载县《周氏族谱》来的江西客人中,周包全、周发根等宗亲是仁德公、张太婆的儿子贞公之裔孙。这是自相矛盾,请问:该谱所载仁德公五个儿子中,哪个是贞公?《千里寻亲记》又说,该谱还记载我仁德公原居兴宁大坪水口荒田里。这又是胡乱添加!在长乐院士发送的万载县《周氏族谱》中,根本没有这样的记载。
0 `# [2 @. @/ M" L/ Z$ M江西的仁德公与兴宁的仁(德)公是否同一个人呢?回答同样是否定的。首先是名字不一样。江西的是周仁德,兴宁的是周仁(德)。其次是配偶不一样。江西周仁德娶雷、张氏,兴宁周仁(德)娶的是邹氏。三是子嗣不一样。江西周仁德生五子:成宝、成金、成玉、成焕、成彩。兴宁的周仁(德)则生三子:万端、万昂、万兴。四是与文仕公的关系不一样。江西文仕公是周仁德的第16世孙,而兴宁文仕公却是周仁(德)的曾祖父。光墉宗亲指出:“这份不完整的族谱却有一段有趣记载,同名同姓的九世祖周仁德有二十四世孙周文仕!辨识身世不管朝代的汉良,对此作何辩解?” 看来,汉良所要的只是“周仁德”三个字,其他都是神马浮云,不屑一顾。
* Y* a1 _. S/ |& L事情很清楚,兴宁的仁(德)公是假仁德公;江西的仁德公和五华的仁德公都是真仁德公,但他们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彼此毫无关联。按理,玉胜等人本应告诉江西客人,我们五华的仁德公不是你们江西的仁德公,并劝阻他们参拜五华仁德公墓。然而,玉胜等人出于个人目的,不但不告知,不劝阻,还硬生生把三个仁德公捏在一起,并陪同他们去参拜五华仁德公墓,又让他们去兴宁文仕公祠祭祖。这一来,玉胜之流制造的假仁德公更复杂了:不是三妻九子,而是五妻十四子了。实在是荒唐之极!
- t2 Z5 G( d0 r" y/ ?4 f9 J8 w( s长乐院士的“震撼弹”,非但没有把广大仁德公宗亲震住,反而把制造“震撼弹”的几个人震倒了。反弹声浪排山倒海,微信群中热闹非凡。四川、广东(五华、惠东、陆丰、普宁)等地宗亲, 纷纷指责玉胜、汉良和长乐院士的胡作非为:“乱认祖宗,无知!”“扰乱族谱,祸害后人!”“天大笑话!”“坚决抵制!”“脑残!”“不孝子孙,把始祖的圣地搞得乱七八糟!”“执迷不悟!”“乱认祖宗,祖灵何安?” 文能宗亲说:“很有必要澄清!这是两位同名的周仁德,一位是“仁”字辈,一位是“德”字辈。只要认真研究一下两家的家谱,对一对上下子孙生年就明了:一位是宋朝周仁德,一位是明朝周仁德,犯糊涂才生拉硬接扯在一起。我支始祖周仁德的次子周员都生于1289年,另一周仁德生于1436年,有儿子比老子大147岁的吗?乱接族谱,祸害后人!” 金成宗亲更是毫不留情:“五华的个别人以为悄悄的干,没人声张了。胆子越来越大。真正制造分裂的罪魁祸首就是五华少数人。这个阴谋必须公诸于众。”
9 D% q6 |- y, \4 q4 x8 D总祠之争,要害在哪?
4 \' S& P# c0 l! ]5 v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厢,真假仁德公问题争论还在热火朝天进行;那边厢,关于仁德公总祠问题又闹得沸沸扬扬,不可开交。一位微友说:“本次惠东周添来会长清明祭祖,又引来‘总祠舌战’。” 另一位微友说:“从昨晚到现在的各执一词,其实也就是‘总祠堂论’及否、认定一说。” 惠东陶下埔仁德公总祠已有一百多年历史,添来自然理直气壮坚持那是总祠。而五华方面玉胜等几个人却觉得“总祠”是一面旗帜,万万不能落入其他地方宗亲之手。知情人报料:周玉胜说惠东如果称仁德公总祠,那么,五华应称仁德公总总祠。还有人说,五华应称中华周氏仁德公总祠或世界周氏仁德公总祠。衔头大得吓人。如此“各执一词”,当然通宵达旦也争不出结果。两场争论,真是如火如荼。两场争论之所以纠缠、胶着在一起,是因为相互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早在几年前,玉胜、汉良等人就嚷嚷着要建仁德公祠堂了。但建祠堂需要钱,为了广开财源,他们才藉着联谱的名义拉上兴宁的仁(德)公。现在又把江西的周仁德拉上,也是为着同一目的:在他们眼中,周仁德生活在哪个朝代无关紧要,只要同名同姓,就是我们的始祖,都可以邀请他的裔孙前来五华祭拜仁德公墓,都可以发动那些“宗亲”为建仁德公祠堂捐款。因此,仁德公多多益善。国元宗亲4月6日给荣添回帖一语中的:“他们是有钱就是家人,全国收,只要姓周。” 他们还是座山雕那一套,我是老大,老子天下第一,你们各地宗亲都得归我领导,听我调遣。当然,大多数宗亲还是不明真相,不懂得仁德公总祠和仁德公祠堂其实是一回事。看来,很有必要普及一下祠堂知识。
! V: S1 ~3 K7 D7 i4 z# h关于祠与总祠,我已在好几篇文章论述和分析过。早在2002年,我就写过一篇《石陂祖祠考》(见拙著《仁德公裔周氏族谱研究》第四版第228页),对惠东石陂陶下埔仁德公祠堂进行了全面介绍和分析。倡建人是谁,何时倡建,始建时间和监管人,是谁捐的地,等等,都作了认真的考证。以后写研谱系列文章时,又在《祠谱杂议》《意外收获》等文中谈过祠的一般常识和惠东仁德公总祠称呼的由来。在我那篇洋洋万言的《偏见比无知更可怕》一文(见《奇谈辨识》一书第69页)中,还专门辟出一节谈惠东陶下埔仁德公祠堂是否总祠问题。可能很多宗亲还没有看过这些文章,也可能这些文章论述得还不够透彻、清晰,因此,许多宗亲对总祠问题仍不甚理解,从而产生种种疑问和误解。1 }9 y# o6 Z  n' X( d  {$ L2 F
下面,我就从祠堂ABC说起,做点普及和解释工作。
9 ^7 c. Z. {9 q" n1. 何谓“祠”?我在写作《祠谱杂议》时专门查了字典:“祠者,旧时祭祀神鬼、祖先或先贤的房子也。” 据此,仁德公祠就是祭祀始祖仁德公的房子,只不过,它不是一般住人的房子,而是摆放祖宗神位的房子,是供裔孙们祭拜和聚会议事的地方。陆丰八万一位宗亲说得好:“祠堂是裔孙安放祖宗牌位,祭祀祖先的圣地,也可以说是祖先灵魂的栖息地。” 因此,一般来说,它比普通房子要高大、宽敞,而且显得十分庄严和肃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可神秘的。
+ a8 u1 e+ _+ Z- ^! R, W2.“总”字如何理解?“祠”字前面加一个“总”字,最易引起误解和歧见。为了搞清楚“总”字的含义,我大费周章地查了《康熙字典》《辞海》和《现代汉语规范字典》,发现“总”字是一个多义字,可作动词使用,也可作形容词和副词使用,不同的词又有各种不同的表述和解释。加在一起,总共有十几个词义解释。因此,我们在理解“总祠”的时候,决不能只理解为唯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还应该考虑“聚集;汇合到一起” 的含义。更要搞清楚“总祠”使用的背景和特殊场合。
$ w- \# ^+ j& i+ x0 A& f3. 历史上,仁德公祠堂有几座?哪座用过“总祠”表达?是谁第一个使用这个称呼?在何种场合使用这个称呼?在《祠谱杂议》一文中,我已简略地回顾过一次。现在,再一次不厌其烦地、更为详细地分析和介绍,并根据新发现的史料,适当做些修正。" g% Q+ [+ g7 e! P- q
在《祠谱杂议》一文中,我只讲了历史上的三座仁德公祠堂,并说第一座是五华的仁德公祠堂。现根据四川发现的史料,我要作如下更改:历史上有过四座仁德公祠堂,最早建成的是四川成都仁德公祠堂。也就是说,四川成都仁德公祠堂是历史上第一座仁德公祠堂。
% Z1 r/ A! j% u% @8 Y# D光墉宗亲主编的《川渝仁德公裔系.岐阳家乘(联谱源流)》记载:“乾隆十七年岁次壬申(1752),迁居四川族众公议于省城建祠。” 倡议者为十四世姬荣公和十五世德昌公。建祠总理为倡议之二公,十五世秉衡公和十六世敦庆公则为副理。《四川省城创修祠堂族谱章程》号召:“凡我仁德公一脉所传,谅踴跃赞助,共光祀典。” 祠堂选址成都府城内府街。1753年买受地基,“越五载,登龙、来秀、邦正、仁任、惠昱鸠工庇材,规模壮丽,春秋孝享差辛有栋有宇矣。”* y! o1 O: n. s& i8 h, I7 N
第二座仁德公祠堂是五华的仁德公祠堂。它的起因,缘于十四世祖南公的一个心愿。那篇在齐眉塘谱本上记载的曾经失而复得的南公“行年八袠” 即1720年写的《长乐周氏族谱原叙》说了一句话:“愿我族属合议捐次立祠于乐邑也。” 南公为何有此愿望呢?他在《原叙》中是这样说的:仁德公“宋末元初间徙长乐…择玉茶珠瑞湖居焉。长乐之有周氏自此始。生子六人,世德蕃衍,于今十余世矣,卜年则五百四十。然一世至五世未有宗祠庙飨。” 就是说,那时只有六世玉公祠(建于明朝隆万年间),一世仁德公至五世友铭公都没祠堂。如果建起仁德公祠堂,一世至五世的神牌就可以摆进去,供裔孙们祭拜。根据十八世熀铸公写的《长乐县城祠堂记》,在南公逝世后35年,即1773年,由宗煇公、赞举公、士超公、运广公等人发起,“捐题银两,买受地基”,在学宫前面兴建仁德公祠堂。原计划“建三栋左右,横屋围龙,共有四十余间。至乙未(1775)冬升龛进火,正屋围龙落成,而左右横屋墙宇亦半就,所有木瓦石亦已具办。” 但由于涉及官司,加上“不肖匪人”偷窃破坏,祠堂成了半拉子工程。民国十三年殿鹏公编纂的《岐阳家乘》又刊发一篇没有落款的《长乐县城内周氏祠堂记》,好像说道光丙午(1846)仁德公祠堂在原有基础上“葺修”,但最后是否完全建成也不知道,因为它说“裘成狐腋,簷益翚飞,光华四栋之堂,回缦两厢之宇将见。”“将见”二字说明,“葺修”在进行中,要建四栋两廊,但何时建成,有无建成,未再记载。不管怎么说,五华仁德公祠算是第二座仁德公祠堂无可怀疑。
+ `& U# q# t0 w6 ]8 y/ z第三座仁德公祠堂是广州仁德公祠堂。该祠堂嘉庆十三年戊辰岁(1808)倡建,选址“羊城惠爱八约布政司横街”,“丙子年(1816)刊簿佥题…己卯年(1819)七月初九日子时进火升龛,功成告竣”。为什么要在广州建一座仁德公祠堂?耿光公和居权公在《广东省城祠堂叙》里说得非常清楚:“原乡长乐非无总祠以妥先灵,而分居各郡者,往来多艰,终不获聚通族以奉祀事。唯省会则各郡必经之地,不以远近殊也。欲以妥先人,合族姓,舍兹奚适哉!” 原乡长乐举人十六世祖际丰公在《省城祠谱叙》中也说:“我周氏仁德公开基长乐,迁居于广惠肇郡者甚众。欲以妥先灵,联族谊,莫如省会为要区焉。” 倡建时间、倡建理由、建祠地址、竣工年月日时都记载得清清楚楚,谁也无法否认。" a. l7 V  X, m1 s$ K4 d% G
第四座仁德公祠堂就是惠东梁化马鞍岭石陂陶下埔仁德公祠堂了。该祠堂由鸣盛、开来、俊才诸公倡建,由十六世建勋公无偿捐献土地,由十七世锡章公“总理修陶下埔祠” ,建成时间在1870年锡章公去世之前,究竟在哪一年,不得而知。有人说是1815年,那是胡扯!锡章公生于1805年,不到10岁就“总理修陶下埔祠” ?不顾历史,信口开河,这是要不得的。至于建祠原因,族谱没说,我认为,至少有这么几点:1. 惠东离五华和广州都好几百里,如往该两地仁德公祠拜祭,山长水远,费时费力。2. 仁德公裔孙移居归善(今惠阳、惠东)者甚众,与四川宗亲一道,成为仁德公裔孙外迁的主力,和四川宗亲一样,有建祠的需求。3. 以往惠东宗亲每年都去五华祭扫仁德公墓,但只能派少数年岁高、资格老的人做代表。结果是,一方面代表年衰体弱,经不起舟车劳顿,百分之九十几的人却无缘赴祭。4. 惠东靠近海边,经济比较发达,足以承受建祠负担。四座仁德公祠中,惠东虽然建得最晚,但却保存较为完好,是四座中唯一存世的一座。因此,一百多年来,每年冬至祭祀,各地宗亲都纷纷派出代表前来参加。& E8 q. e$ G/ e: M# G! L- |
上述四座祖祠的名称其实就是“仁德公祠”或“周氏宗祠”,“总祠”从来不是正式名称。但为了方便,有些时候,有些场合,也会简称为“总祠”。例如,耿光公和居权公说“原乡长乐并非无总祠以妥先灵”;又如,齐眉塘谱本为了解释南公“愿我族属合议捐次立祠于乐邑”,特地加了一个括弧说明:“时一族未有总祠故云” ;再如,锡康公在其纂修的《岐阳家乘》正文中,一般都称“陶下埔祠” ,只在捐地人建勋公行述中提到“公送陶下埔地作总祠,不受值。” 其次,在该谱附录部分的编谱财务收支流水账中四次提到“总祠”:1.辛未年(1871)六月,“各处到总祠会簿支使簿首轿价银三两二钱正”;2. 辛未年(1871)六月,“在总祠请人抄谱使用银三十六两三钱六分二厘正”;3.“癸酉年(1873)九月及冬至上下总祠支轿价茶水银一两五钱正”;4. 乙亥年(1875)冬至后“到总祠往来使费轿价茶水银一两五钱八分正” 。此外,惠阳大湖洋子建公支族谱也曾提及“总祠”:“十七世鸣盛公…在陶下埔与开来诸公倡建总祠” 。以上分析表明,“总祠”称呼是可以使用的,绝不至于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大逆不道。仁德公祠堂中,仁德公作为始祖,在众多神牌中,其神牌居于至高无上的位置,可以视之为总堂主,或用今天的话来说,可称为总司令,该祠被称为“总祠”很正常,不必大惊小怪。2001年8月28日,光墉宗亲亲临惠东仁德公祠参加该祠竣工升座仪式后写道:“祠中正殿‘如在堂’供奉有仁德公及六位二世祖神位,更有仁德公裔迁往各地落居先祖之神位,意乃仁德公总祠。” 这是最精确、最标准的答案!还有,该祠可以接纳海内外各地仁德公裔孙前来拜祭,亦符合“总”字中“聚集;汇合到一起” 之含义,称呼一声“总祠”又何罪之有?称呼“总祠”,并非要在各地仁德公祠中分出高低。四座仁德公祠的地位和作用是一致的、平等的,不存在谁是老大,谁领导谁的问题。诚如全国有许多中山纪念堂,绝不能因为孙中山是广东人,广州中山纪念堂就要被称为“总堂”,北京、惠州等地的中山纪念堂只能是“分堂”,都必须归广州中山纪念堂领导和管束。1 g. w& N9 P2 u( @; w
2017年4月15日,有一份由中华周氏仁德公裔巴蜀联谊会、中华周氏普宁南益公裔理事会、中华周氏五华仁德公裔理事会联署的所谓“郑重声明”,认为惠东陶下埔仁德公祠堂不是总祠,若称总祠,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影响家族团结,分裂族群” 。好家伙,罪名大得很啊!想不到,十九世祖锡康公纂修《岐阳家乘》总谱,“凡历九年而成,中间大病者二次,衣衾棺椁皆已具备,卒幸平复,以成其事。” 如此九死一生为仁德公家族服务,鞠躬尽瘁,功勋卓著,仅仅因为提了几次“总祠”,便被人诬为“分裂族群”的罪人,而且是罪魁祸首,因为他是最早称惠东陶下埔仁德公祠堂为“总祠”的人。光墉宗亲和我也是认同惠东总祠的,无疑也要被归为“分裂族群”的罪人之列。还有各地无数认同惠东总祠的宗亲,同样逃不掉“分裂族群”的罪责。这个“分裂族群”的“罪犯”队伍好庞大啊,少说也有几十万吧。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分裂族群”?那些诬人“分裂族群”的人是否应该反躬自问?3 f4 |3 l9 H8 [* m
说到这里,作为惠东人,我要告诉惠东宗亲:称呼惠东陶下埔仁德公祠堂为“总祠”没有错,冬至各地来惠东陶下埔祠堂祭拜仁德公及其他先祖也没有错,应理直气壮地坚持。但我也要奉劝惠东宗亲,不要太在意那个“总”字,别整天把个“总”字挂在嘴边,更不能把它强调到不适当的程度。说白了,就一个公式:仁德公总祠=仁德公祠堂。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z: F. f! j+ b2 P# Q  _
说到这里,我还想问问玉胜会长:你还想建“仁德公总总祠” 吗?. L. ?: o5 D/ y3 a
必须指出,凡我长乐始祖仁德公裔孙,不管聚居何处,或广西,或贵州,或台湾,甚或海外如泰国,只要有需求,又有能力,都可建仁德公祠堂,都可称仁德公总祠。五华原乡要重建仁德公祠堂,更不成问题,要称总祠也不成问题。关键是,这个仁德公必须是我们真正的始祖仁德公,即南宋末年从福建宁化石壁迁居广东惠州府长乐县水寨珠瑞湖,有二妻(张氏、雷氏)六子(贞、员、仲、明、庠、兴)的仁德公,而不能是假仁德公。知情人士透露:玉胜会长正到处活动,准备在玉茶建仁德公祠。可是,玉胜要建的仁德公祠,很可能是假仁德公的祠堂。因为他们几个人到现在还坚持他们的始祖是三妻九子,来自兴宁,生活于明朝时代的仁(德)公。正如明志宗亲所说:“现在要在五华修仁德公总祠,并迎请三位‘二世祖’(万端、万昂、万兴)归位,岂不成了文仕公祠堂?” 这是我们要百倍警惕的。! U/ `9 {' p8 w4 n2 D4 o
原乡乱象,谁该负责?5 Q- o* \6 d+ ^" Q! f- h5 `( }
如果说第一场争论是“乱认”与“反乱认”之争,第二场争论是“总总祠”与“总祠”之争,那么,与这两场争论交织在一起的还有另一场争论:“翻案”与“反翻案”之争。9 O, D4 Q( @* {1 Y
自3月24-26日长乐院士与汉良抛出“震撼弹”以后,直至3月30日,四川罗江的文能宗亲等人便与他们展开了一场精彩的攻防对决。双方微信你来我往,甚是热闹。限于篇幅,本文无法把这些微信都呈现给大家,有兴趣者可在微信群中查找。攻防的要点是:文能等人批评院士、汉良不研谱,不识谱,“乱认祖宗”“扰乱族谱”“祸害后人”。院士反说对方“乱说乱骂”“乱污人”,辩称拍下的江西族谱资料只是“给一些有兴趣研究族谱的宗亲参考”,还指责“这种人好坏的” 。汉良则气急败坏地搬出一大堆陈年旧货,主要有三个材料:一是玉胜、汉良2015年12月19日带到四川成都双流世界中华周氏联谊会要求川渝仁德公裔认可的所谓公决材料。该材料以“广东五华周氏仁德公裔孙理事总会” 名义发表并盖上红色印章,还蒙骗了22位不明真相的宗亲签上名字。二是2016年2月29日以“广东五华周氏宗亲联谊会” 名义(括弧内注明“以上是周汉良写的”)发表的声讨周荣添的文章。三是2016年7月12日以“广东五华周氏仁德公裔孙理事总会” 名义发表的《关于新发现周仁德三个配偶、九个儿子的情况通报》。后两个材料是新瓶装旧酒,做了一些包装。三个材料贯穿一条又粗又大的黒线:我们的始祖仁德公不是来自福建宁化石壁乡,而是来自兴宁大坪水口荒田里;不是两个妻子、六个儿子,而是三个妻子、九个儿子;迁移原因不是战乱,而是“由于两大小(婆)不和,(秉腾注:这回他们不敢讲‘妯娌不和’了,因为我批过他们‘狗屁不通’。可是,乱改瑞良之广西贺州谱的行为也不光彩啊!)仁德公不得不背(瞒)着邹氏,带着张氏,担着雄鸡,星夜迁徙长乐县开基创业”;不是“农业起家”“疆理田亩”“不失古初农事” ,而是“我们的仁德公一贯做生意发了财,财丁兴旺。” 什么叫篡改?这就是最恶意的篡改!什么叫抹黑?这就是最肆无忌惮的抹黑!什么叫背叛?这就是最无耻的背叛!
: ]. M( P4 X, B" h3 K3 N" U( H- s# z汉良搬出这些陈芝麻、烂西瓜,意在为假仁德公翻案,为假仁德公谋取合法的地位。然而,谎言重复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大家有兴趣一定要读一读周光墉、周秉腾等人所著的《奇谈辨识》一书,该书的第一部分就是批判汉良等人上述观点的。汉良他们抛出的借批周荣添之名,行为假仁德公翻案之实的文章,我是第一次见。感谢汉良让我见识到这一篇奇文。这篇奇文发表于2016年2月29日,署名“广东五华周氏宗亲联谊会” , 却特地注明“以上是周汉良写的”,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明摆着是把汉良推到前面做替死鬼。该文堪称讨伐檄文。作者(或作者们)怀着刻骨仇恨,大骂周荣添“蠢才”“小人”“恬不知耻”“狗屁不通”“上窜下跳”“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因此,要揭其“丑行”,暴其“劣迹”。恨不得剝他的皮,抽他的筋,吃他的肉。他们如此粗暴对待周荣添,只因周荣添是该联谊会的老秘书长,是从他们那个旧营垒中走出来的,反对他们制造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行为的“叛徒”,早就被他们定性为“坏人”,所以要千刀万剐,万箭穿心,否则难解心头之恨。
8 w& c: `5 o9 k0 g. b! W光墉宗亲读了上面这篇奇文之后,4月3日写了一段切中要害的评论:“看似有条有理,实则颠倒黑白,旧调重弹,执意人身攻击,宣泄私愤而已。意气用事者,着实令人悲惜。如是为人处事,当年在其职责范围内生活的民众,必受不少委屈;现处职位又将族人导向迷路,能不悲惜乎!此文说明,秉腾宗亲立意刋发《奇谈辨识》确有必要,备供世人对照参阅,以正视听,利于传世。” 伟安宗亲读了奇文,也愤愤不平,发了一个帖子:“五华就有周汉良这么几个逆子忤孙,无视仁德公正宗裔孙的真实谱记,无视仁德公墓地一直在原乡五华水寨,牵强附会去认他人祖宗为自己祖宗,居心何在?对不认可他们观点的恶语相向,人身攻击,很可恶!还恶意造假污辱仁德公。祖公在天看着也会流泪!”: |* R5 {+ u, \/ H. a% o. ]2 E
原乡五华近期连连出事,搞得如此乌烟瘴气、乱七八糟,着实令人气愤和失望。文能宗亲仰天长叹:“这就是咱们周家亲人们日夜思念和神往的祖籍地宗亲?我们祖先故乡的五华宗亲联谊会班子形象和作为,榜样何在?太令咱全国各地仁德公后裔宗亲们失望!” 文能宗亲说到了点子上。原乡搞成这样,其责任完全在联谊会的班子上。但我要补充一点,并非班子所有成员都要负责,真正要负责的是班子中掌握实权的几个核心人物。因为我们知道,此种民间自发成立的所谓宗亲联谊会,除了少数班子比较健全,制度比较完善之外,多是极其松散,缺乏制度和纪律约束,除了会长及其亲信随从,其余多是滥竽充数,挂个虚名,摆摆门面而已。据知情人报料,目前五华这个联谊会就是会长、出纳、秘书长(兼会计)的“三人会”,一切的决策、文案、大小活动和财务收支,均由他们决断和实行。; N1 |$ o( o. V. x& O
“三人会”中首当其冲的是玉胜会长。联谊会的一切活动多是他的歪主意,他掌管着一切,独断专行,必须承担最主要的责任。他原本是个无所事事的游民,自从因缘际会泉源老会长退下来把接力棒交给他后,他便把联谊会的方向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热心搞工程,拉赞助,私心杂念膨胀,到处串连活动,为钱不惜出卖祖宗。正是他,带头掀起制造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的黒风恶浪,把泉源宗亲营造多年形成的一个好好的联谊会,変成了乱七八糟的私人会,卖祖求财会。$ _! F# h# l* |) z# c
知情人报料:“玉胜从不看谱,更别谈研谱。只知是十八世超锦公(超德楼)或十五世槐长公人。如果有人说他是全德楼(十二世全公)人,他绝不承认。因为他不知道全公是槐长公的先祖。”“玉胜名利双收,出尽风头,前几年在联谊会上自称享受厅级干部待遇。今年他又提拔了自己:部级以上待遇。” 真是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事。全公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其后裔南公和熀铸公分别是重修《岐阳家乘》的编纂人,为仁德公家族历史作出了重大贡献。玉胜真应该在这些先祖灵前长跪忏悔。若再不改过,小心像秦桧夫妇铁跪像放在岳飞坟前那样,也被后人制作一座置于仁德公坟前的铁跪像。8 ~% C1 Y5 g' h: k, h) c& h9 `( M
第二个要负责任的是汉良。他不是联谊会领导班子成员,但他是联谊会的出纳,管钱的,是玉胜的亲信。而且,在炮制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方面,一直充当急先锋角色,上窜下跳,活跃异常,死不改悔,就像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连跟他关系不坏的人都看不过去。广东紫金县玉和宗亲4月9日给荣添回帖:“有些人老是与大部分人作对,这究竟是为哪般?汉良叔我也多次向他提出别人的族谱不能信,文仕公比我们仁德公要小近两百岁。而文仕公是敦颐公裔都有不实之处,兴宁版的敦颐公谱与湖南道县版的敦颐公谱都不同。他还认为他的是真。” 汉良胸无点墨,却要大谈这个谱那个谱,除了谎话连篇,误导宗亲,实在看不出他能做出什么好事来。
/ S& r7 W6 n9 P7 |3 z# z7 [1 Q第三个应负责任的是长乐院士。长乐院士是何许人也?是工程院院士还是社科院院士?都不是。根据院士本人在微信群中发布的名片和自制的广告,加上知情者的报料,此“院士”乃“中华周氏广东五华宗亲联谊会” 里“会干事、干成事、不出事” 的秘书长兼会计,41岁,五华县梅林镇两口塘人,毕业于粤东某师范学院,现任某校教导主任的周某。初次交锋,我们不想点他的名,为他留点面子,给他个改悔的机会。还有更重要的考虑,那就是与人为善,轻易别砸人家的饭碗。
7 C7 H7 t) v; w  i$ s0 H在那篇讨伐周荣添的檄文中,有这么一句:“前年(按指2014年),五华周氏宗亲联谊会召开代表大会,一致通过免去周荣添的秘书长职务,改选XX为秘书长…早该如此,大快人心!” 为什么要改选?为什么老秘书长下去,新秘书长上来会“大快人心”?檄文列了周荣添六大罪行,其中,最重要、最核心的是“兴宁大坪文仕公宗族有仁德公一脉家族,他认为不顺眼,硬生生出谱时把它删除不登”。“我们在广宁县编中华周氏联谱. 广东卷时,新发现广西贺州《周氏族谱》(乾隆十五年编谱)、兴宁、龙川、和平、东源、连平等周氏族谱均记载有:仁德公是从兴宁大坪水口迁徙长乐县(五华)水寨玉茶乡开基创业;仁德公三个配偶:邹、张、雷,九个儿子:万端、万昂、万升、周贞、周员、周仲、周明、周庠、周兴…我们以广东五华周氏仁德公裔孙理事总会的名义将这些新发现的情况…要求周荣添登上周氏仁德公派下前言说明上…结果周荣添截留不登。” 原来如此,周荣添作为秘书长,竟敢违抗联谊会的意旨,不愿跟着起舞,不和玉胜、汉良等人一道制造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甚至屡坏他们的好事,当然“早该”踢出联谊会,换上一个驯服工具,一个能够同流合污,一道制造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的新秘书长。院士先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登上舞台的。这一换,玉胜、汉良欢呼“大快人心”。这一换,已经把新秘书长的职责范围和工作任务圈定在一个特定的范围里了。进了这大染缸,院士先生就别梦想洗白自己了。
& Q( y9 y, R6 g那么,“院士”秘书长走马上任之后表现如何呢?应该说,非常能干,非常出色。一个又一个“重磅炸弹”式的文件、材料、公开信、考证文章纷纷出笼:1.2014年9月,妙恩等人给各地宗亲寄送的材料;2.2014年9月,以“广东五华周氏” 名义发表的文章《广东五华周氏始祖仁德公世系考证》(载于2015年2月《世界周氏》总第3期);3.2015年3月以“广东五华周氏” 名义发出的《致周氏仁德公后裔们的一封公开信》;4.2015年8月22日以“广东五华周氏仁德公裔孙” 名义发出的“给各县《周氏族谱》记载仁德公有关内容”;5.2015年8月28日以“广东五华周氏仁德公裔孙理事总会” 名义发出的“兴宁8.21晚专门会议文件”;6.2016年2月29日以“广东五华周氏宗亲联谊会” 名义并注明“周汉良写” ,发表的讨伐周荣添的檄文;7.2016年7月12日以“广东五华周氏仁德公裔孙理事总会” 名义给各地宗亲的《关于新发现周仁德三个配偶、九个儿子的情况通报》;8.2017年3月24日,长乐院士发到微信群中的消息《江西宜春周氏宗亲带来的周氏族谱》;9.2017年3月26日未有署名而由汉良发出的《千里寻亲记》…够了,如此丰硕的成果,充分说明秘书长自我标榜的“会干事、干成事” 并非虚言。不过,是否如其自我标榜的“不出事”,却未必。院士先生,你已到了悬崖边上,再不回头,就要出大事了。1 ?9 n% S* y1 q: v0 r- e; A: |; P
在罗列了他(或他们)的“丰功伟绩”后,我们有必要提到长乐院士在攻防战中的两句“名言”,因为这两句“名言”是为他们的错误言行辩护的。请听:“仁德公入粤的路径不是任何个人可以下结论的。”“别人做什么事是别人的事。” 意思是说,你们无权把仁德公从福建宁化石壁乡迁移至广东惠州府长乐县水寨玉茶珠瑞湖作为唯一正确的结论。他们提出的仁德公从兴宁大坪水口移居长乐水寨珠瑞瑚才是正确的结论。他们炮制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的事,你们管不着。我们要大声说:“院士”先生,你错了,完全彻底地错了。仁德公从福建迁长乐的路径及有二妻六子的事实,是仁德公亲孙子崇友公亲立祖图时记载并由五世友铭公、六世斌公、十世熊公、十二世超公、十四世南公、十八世熀铸公、十九世锡康公等历代先祖以修谱形式传承下来的。这种铁的历史事实,难道你想推翻吗?你有什么资格推翻崇友公的记录?要知道,你的五世祖友德公正是崇友公的亲孙子,你这样做,对得起友德公吗?你是为人师表,难道你要这样教育原乡仁德公裔的子弟吗?此外,别人的事该不该管,要看这“别人”做的是什么事。你们几个人炮制假仁德公,抹黑真仁德公,我们仁德公裔孙为什么不能管?难道只能让你们胡作非为下去吗?照你这个逻辑,日本人侵略中国,中国人不应该管;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火烧圆明园,中国人不应该管;日本人国有化钓鱼岛,美国人闯入南海中国海域,中国人也不应该管。这真是混账逻辑!你是教导主任,难道你是这样“教导”你的学生吗?( T; Z& [1 b9 j  w/ i2 ]- m
院士先生毕竟喝过多年墨水,小聪明,诡辩术,不可小觑。他顾忌到自己还在教师岗位上,还捧着国家的铁饭碗,所以,兼职秘书长,弄点小外快,赚点吃喝,多些玩乐,固然很好,但要做得巧妙、隐蔽。因此,早早地就为自己准备了“隐形衣”,在联谊会写文章从来不署自己的真名。一旦有人质疑,他就说:“我从不写那些东西的。” 真是机关算尽!我们要奉劝院士先生,不要自作聪明了,“隐形衣”也帮不了你的忙。看过赵本山的小品吗。“不要以为穿上马甲,人家就认不出你。” 你如果不承认写了上述那些文章,那么,玉胜要你这个秘书长干什么?如果不是你写,你能告诉我们是谁写的吗?按照你的自制“名片”,你不但是秘书长,还是实打实的秘书。就算你这个秘书长不写,难道你这个秘书也不写吗?如果你这个秘书不写,难道还有别的秘书吗?小小一个联谊会,玉胜会花钱请那么多文字秘书吗?玉胜大字不识几个,他根本写不出什么文章。汉良同样几近文盲,一条几十个字的短信,错别字占了一半,他能写出那些文章吗?他们不找你这个秘书长代笔,找谁?! X" ?/ U+ b! g1 m8 V) U
汉良对玉胜会长和XX秘书长把他当挡箭牌,将责任推给他一个人,已经有意见了。他新发的一条微信说:“当前,出现了一个新的动向:四川的个别宗亲(围攻)周汉良一个人!试问:广东五华周氏仁德公裔孙理事总会名义发表的关于新发现周仁德公三个配偶、九个儿子的情况通报和广东五华周氏宗亲联谊会名义发表的五华周荣添是何氏人物?是周汉良个人的意见吗?!” 说得好啊!通报和檄文并非汉良“个人意见”,也是玉胜会长和XX秘书长的意见。院士先生,这不是很打脸的事吗?受到围攻让汉良一个人挨批,会长、秘书长却想溜之大吉,这不让同伙心寒吗?
+ s0 r# I$ Y. a5 n: p6 ?2 t" G! p秘书长兼秘书,联谊会的文章自己不写,甚至不参与决策讨论,都是别人写的,傻瓜都不会相信吧?我当过10年党委办秘书,又当过20多年社团协会秘书长,深知这些职位的重要职责就是写文章,从事组织协调和宣传鼓动工作。院士先生如果上岗前未经过岗位培训,虽然我连学士都不是,但我愿以标准的教材给你补上这一课:“秘书长是社团理事会选举产生的,处在社团工作中的关键地位。社团作用的发挥、活动的好坏、形象的树立,在一定程度上与秘书长的工作分不开。秘书长是一个实实在在做事的职位,在社团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秘书长是协会日常工作的领导者,必须具有较强的组织领导能力。”“秘书长是协会真抓实干的执行者,必须具有较强的操作办事实干能力。”“秘书长是提升协会形象的宣传者,必须具有较强的口头表达及文字写作能力。”“秘书长既要参与决策,更是一个实干家,对内对外事务均由秘书长承担。”“秘书长作为社团运行的‘磨心’…处于社团的‘中枢地位’,是社团里里外外一把手,名符其实的总管。” 怎么样?院士先生,你不觉得联谊会的事和你都有莫大的关系吗?你还认为那些文章和你毫无关系吗?你还想再诡辩下去吗?1 @" ^- N5 q$ P1 g
院士先生,还是把责任勇敢地承担起来吧,还是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吧!有错就改并不丢人,悬崖纵马才是不可救药。何去何从,还望三思而行!
/ l! `5 r) k* C! _& h; o+ Z
+ n7 g% F; o( k' ]# {' e# g                                                                                                                                           秉腾2017.4.17
% _1 b- d* R) B( _7 r% _7 \

评分

参与人数 1阅读分 +35 收起 理由
周说明 + 3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楼主| 梅县客家人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县客家人 于 2017-4-19 11:13 编辑 , c8 F) N4 `! V. S$ o% S

% u3 U; F- d/ K2 n6 Y3 f8 ^感谢说明宗亲的奖励!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会员卡号查询|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网 ( 蒙ICP备17001265号|网站地图

GMT+8, 2017-4-25 06:48 , Processed in 0.477449 second(s), 3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