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理学一统天下

[复制链接]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6-26 14: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小老 于 2019-6-26 14:10 编辑
# g3 M0 N" F' p
- F; n+ g' r% }7 t  m6 g程朱理学统治中国思想文化和教育领域的时间便长达七百年之久。  Z& b+ K* Q* Z3 _* g& y/ ~! ?! D

) R/ m6 S: h: Z- S各个学派轮流坐庄的事,再也没有。! z! m% b1 S$ n# s
. O3 o. r& m2 ^$ v7 v
王安石和司马光的时代,也一去不复返。那时,皇权是受到制约的。宰相们可以对皇帝的决策表示反对,实在不行还可以辞官不做。明清两代可没有这等好事,皇帝的权威和圣明跟朱子学一样不容置疑。也许,正是为了保证自己至高无上专制独裁,才要把朱熹哄抬到吓人的地步吧?
% |+ L0 ^! h% r$ V: \
0 \7 P% _$ z" l- e, A: o+ K9 ]理学和皇权,一齐成了天理。
$ @) M+ n: Q4 s: V. M) P0 x7 e. W* l+ L, N' W4 b0 X3 x9 g. z( m
可惜,失去制约的同时也失去了帮衬。当唯我独尊的皇帝决心乾纲独断时,身边就只剩下马屁精和哈巴狗,以及戴着王炎午面具的留梦炎。8 a8 |# n/ i9 `% _/ m0 X4 l
! y. c) ]8 C9 u0 W
请问,这是幸呢,还是不幸?
& x* k- \- d' `
$ Y1 @" }5 S2 O- g8 b) r" t8 h& \事实上,从江湖走向庙堂,或许是朱熹们的幸运,却是我们民族的不幸。问题不在于程朱理学是对是错,而在思想和思想家一旦被公权力神圣化,就会变得死气沉沉6 b7 K2 @- p0 ^& G" {
' t3 Y9 [/ o3 B9 O

. g. z' r, B6 y2 d3 @( E与此同时,程朱理学中的恶开始沉渣泛起,比如对个体生命的冷漠。这些恶原本就是胎毒,现在则有了温床。得到滋养的癌细胞渐渐全身扩散,就连肌体中某些合理的部分也开始变得不合理,最后终于变得邪恶而血腥。5 I3 U0 r" f  l. I

6 {+ P% b, N* s) ]4 D9 m这一点都不奇怪。共治天下就成为过去,为了巩固皇权可以牺牲任何人的生命反倒成为帝国的潜意识。只不过有了程朱理学,洗脑变得更加方便并得心应手。
% J5 U  d; z, ?. A" U
% }, t$ g$ a6 C- i* l( x" K7 P9 K……
/ l1 k* M7 K- h0 O6 H5 j3 N0 q4 L) Z- Z3 V2 `0 L
当然,程颐和朱熹都没说寡妇非死不可,但自会有人替他们说,因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既然三纲五常和三从四德是天理,主辱臣死和尽忠守节是道德,实行起来就只会层层加码。何况程朱理学已经是官方哲学,道学先生便有了要求别人的权力和理由。结果是什么呢?是调门越来越高,高到根本做不到。做不到又硬被逼着去做,便只好装。
0 U, G$ _; D! f6 s# F
3 O' h: U5 b4 p" n' A# q0 t伪君子和变态狂,就是这样产生的。' ?0 t9 }4 N& f# s5 E* f' p2 Z
吃柿子拣软的捏,先杀女人。
' h5 a# \$ D( X6 ?) Z, c* T& T) P! `+ J& o
杀女人的切入点,是提倡寡妇守节,反对再嫁。当然也只是提倡而已,因为没有哪个王朝会荒唐到为此制定相关的法律。但是,我们不要小看舆论压力和道德诱惑。南宋之后守寡和死节的女人有多少,看看那些贞节牌坊就知道。( f, T% Z" O1 w- \6 {
; q  s& X$ L" y. K$ Y" a+ l3 E
何况道学家的话还说得那么重。有人问程颐:寡妇贫苦无依,能不能再嫁乎哉?程颐的回答是八个字: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 E8 M: @0 c$ F8 H7 _
! [8 f+ B$ O; N! D: P1 g( Y女人的命,就那么不值钱?
2 `$ M+ z: i* S
. E9 y/ y/ o  R程颐简直心理变态,混账透顶!' _1 p8 e, w3 t1 K" A6 G; D3 c
皇帝并不能民选,是什么样的人只有天知道。昏庸无能的教不了,雄才大略的不让教。宋儒总说宋帝好,却不知他们善待士大夫不是为了受教育,而是为了保皇权。太祖用赵普,高宗杀岳飞,雨露雷霆无不出于帝王心术,统统都是人欲,哪有天理可言?$ w# N  U6 H# a% n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6-28 15: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程朱理学完全不同于孔孟之儒学( L. i( N4 B+ X: X# T/ x4 Q
        分类: 儒学与理学
1 I: T( @$ O" r2 y《中庸》析读讲过,无论是贪极己私(必害于人),还是枉屈己性(必伤于己),都是极端之道,都是不可取的,所以要秉持上下、彼此兼顾之道-即中道,再以庸道定理确定中道所适之度-即中适,从而使人人之性都得以舒展而不彼此相害,即所谓中庸之道(君王的率先垂范是百姓行于中适的保障)。* [6 S( J& c# p, v) z" X# n
5 A, l8 ~6 G- F; j) B
以理学治国,由于剔除了君王的率先垂范而强调民皆须自为仁义,使得民情之怨、民心之失非但不返求于君、察变于治措,反而罪民之不仁、不义,从而为君王私越之取、苟且之行大开了方便之门,这实际是要求在下之臣民,皆取枉己之道而伤己性,不再坚持中适之道(中道不笃,庸道自然无以行),使上下不再同道同情同理。3 J5 [+ I8 z2 p0 R! `

3 w3 q0 V6 B! h# n! y9 Y4 t9 X所以,理学治道完全出离了儒家中庸而转为屈民以顺君、枉下而直上,不仅进一步纵容了君王的为所欲为,因以伤于民之本性而无法凝聚人心,更助长了奸巧之徒假仁以害民、枉下以逢君的祸乱之举;同时,减少了察征考建之类深究实效的检验和探寻,促使体敬尊贤向苛求臣工转化。因此,以理学治国实际是对臣民加以仁义桎梏下的法家治道,百姓被苛求“存天理,灭人欲”的个体修行而上下不能同道同情,自然大大削弱了对仁义的笃定和对中庸的坚守,从而使国民丧失了义重于生的气节,并陷入了逆来顺受的枉己宿命。
7 g! s* K7 u9 |* U" z, B  k$ p9 N' Q! d7 F5 {, d
总而言之,理学借天地自然将君民价值观体系割裂,既使君可实用于权变,又强调民自身的为善修为,把是非分明、除恶务本的孔孟儒学节义的刚烈变成了模棱是非、善恶同悯的理学为善的孱弱(从唐中君王杂老释入治,到宋维护君权的权变治道,几乎一脉相承地促成了援佛道入儒的理学出现,从而把老释对儒学的曲变之害奉入了正统经典,此后中原汉家王朝再未如汉代唐初那样,具备战胜强盛期的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能力,皆失于人心再无汉唐之凝聚)。% M% X* W) G6 f4 g9 k9 x

% D' N+ O% j" o6 F7 A# S7 p5 n* L" I* X% c" k
宋代自党争起,出现了议祸乱危亡论臣而避君的变化,最终孕育滋生了避本原责任而论个人修为的理学。8 U4 u/ w6 B' J' u
+ T( x% Q( K- d
理学成于南宋,很快就被君王奉为正统的治道经典。此后,理学在元代中后及整个明代虽被尊为国学,但因没有对君王的有效规范措施,而仅成为统治者规范人民的文化,或者说是统治者要求人民必遵的规范。
$ Z# |* A7 p" l0 @而且比于法家文化,理学对臣民更具精神枷锁的桎梏作用。5 s8 n% g/ J: E; o/ I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4 14: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宋理宗能够从平民的儿子,上位到皇帝;全部是当时的理学权臣史弥远和国子监理学老手郑清之,二人弄虚作假的把戏。
; R" L! V* J  A5 J3 z5 p理学就是靠弄虚作假开始的。3 O( W( M- o# u8 j
今天的弄虚作假理学又粉墨登场!
/ H/ M/ q4 w& G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9 10: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是师徒的周敦颐和程颢、程颐兄弟,关系为何走向破裂?
2 m: ^1 f8 _5 B" ^3 a$ t: w, \, N- O7 `
中国自古有着尊师的传统。
. a% q) z4 h3 Z0 o, C) |. z5 w" [7 n1 E1 D2 O" ?8 L5 |
《道德经》里说,“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
1 h7 x8 U* o$ z. M: u
2 M* y; U5 l& y- c" t《吕氏春秋》里强调,“疾学在于尊师。师尊则言信矣,道论矣。”
$ @* W  P& S: @' {
, f1 e6 X% y2 p荀子甚至将“师”与天、地、君、亲并列,提出了“天地君亲师”的序列* Q7 n& m; O3 [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早已成为人们心目中师徒关系的理想模型。
0 J6 j) J1 ~: B/ F; P/ O7 t: l- w  ]6 ^; y
可事实上,纵览古今,很多师徒或师生关系并没有得以“善终”——有的日渐疏离,有的划清界限,有的甚至成为对头。
0 h7 @, z+ g  G7 z7 Q* d* q6 @4 N" i/ z4 F/ B* @* H+ P5 h
本是师徒的周敦颐和程颢、程颐兄弟,关系为何走向破裂?
% k+ w9 _/ p! z) `! {7 _: f, ], m) K1 a5 g
宋朝学术圈,就出了一对让人难以捉摸的师徒。为师者,乃“独爱莲”的宋学宗师——周敦颐0 O; `) q9 d1 X! C+ Q
为徒者,乃“程朱理学”的奠基人——程颢、程颐兄弟。& _& M$ o$ i0 q- R1 O
令人诧异的是,这对千古流芳的名师高徒,居然互!不!承!认!
  \& m0 W/ Y4 D% D; @( }
4 O3 c2 T- v0 D8 L  H为什么呢?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_' t& Y8 M: a1 |
" j+ j9 W$ r4 `/ r; H( t
父亲请来的老师9 Z0 t/ H6 r. z9 S
周敦颐最早是程氏兄弟父亲的朋友。
* t5 [% M: \5 y9 s, c/ t5 A: `* Q7 n) R
那时候,程颢、程颐兄弟十四五岁。他们的父亲程珦在南安军做官,认识了地方县令周敦颐。
1 t+ T* ~5 C& m3 }7 u程珦一看这人“气貌非常人,与语果为学知道者”
) ]3 d8 x/ _1 G9 o! {+ g; x6 \. ]+ X6 N1 c5 H% ^1 Y
对其人品与学问都十分欣佩,于是和他结为朋友,后来又请周敦颐来给两个儿子做老师。3 O' W) a0 r& F# N6 y0 q

3 {. q- g  ~6 _: n: U本是师徒的周敦颐和程颢、程颐兄弟,关系为何走向破裂?& j, `/ m7 l" X' L1 C2 U9 C2 {  z
5 m7 }9 H3 n% M% x
周敦颐
5 |: a. N6 T4 ?! x8 U' o* e+ [: i
周敦颐具体教授过二程什么,史料大多语焉不详。* a  w9 t+ Q4 e$ c7 s
后人推测,周敦颐的教学,绝非照本宣科。比如,他曾经让程颢程颐兄弟“探寻孔颜乐处。”
  E0 S' u7 z  P$ G) m- F0 L+ {' S) W/ F- t% G% L7 W- c- L/ ^
《论语》中,孔子称赞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贤哉回也!”生活清贫,颜回仍然不改其乐,于是周敦颐引导两个少年思考:孔子和颜回都在乐什么?用今天的话讲,这叫“探究式学习”7 W( w7 S% x. ^& }  `
5 ?2 o8 E  \( I8 u1 t! t
周敦颐的学术成就毋庸置疑。他在《太极图》中阐释天理的根源,探究万物的始终,又作《通书》四十篇,阐述太极的真谛,发挥了“为往圣继绝学”的关键作用。* g; c% l3 N8 W5 S* Q: h

; A0 h8 Y  J; i( X* R微妙的师生关系
! X0 F# [! X5 k% D- m, E; X; t1 N$ A4 H4 X: _
按理说,像周敦颐和二程这样的名师高徒,应该会留下不少佳话吧?% e$ u& \) x. D8 b5 u! g& `

9 Z7 ^( v4 W; ~5 D, I% b然而并没有!他们的师生关系,在后世看来,相当的微妙。
% F/ C& |0 \7 g8 G. {3 s( A
1 ^7 e2 O) ^& w, K南宋学者张栻便注意到,2 m3 k- |' W, X" F. P; F
9 e; ~( W' @4 [) c9 Y1 i4 Z/ ]
“观二程遗书中,与学者讲论多矣。若《西铭》则再四言之,至《太极图》,则未尝拈出此意”
- a8 P. V' `# x$ O1 W( Z7 V+ P& T" `. r" Y9 n4 j, k
即二程从未向门人提起过“老师”周敦颐的代表作《太极图》。/ S" D8 j5 o* T. W$ E, x
陆九渊也有过类似的质疑:“二程言论文字至多,亦未尝一及‘无极’字。”
) ]$ t( `8 |& l
6 e5 h) o: M9 A8 _7 r而朱熹不得不作出“二程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者,只能‘秘而不示’”的含蓄牵强解释。
8 t; p1 Q, c* A. ^3 S5 ]" i" B3 y6 N
对此,日本学者土田健次郎给出了一针见血的评论:“这表明了二程对此二书(《太极图》和《通书》)是多么的冷淡,二程完全不觉得有必要表彰这两本书。”
9 u% ?& w5 N* K0 R
& U/ b% n# m; ^0 ]/ c" D2 ?3 h& h5 `本是师徒的周敦颐和程颢、程颐兄弟,关系为何走向破裂?
- S+ e1 Q) N  l2 k1 i7 e
* J. R7 k. Z2 W" o或许真的如此。在二程兄弟的论著中,我们几乎找不到这位启蒙老师的存在。相反,兄弟二人多次强调自己学说的独立性和原创性。比如程颢就曾说:! M: r0 s8 m: @* L
“吾学虽有收受,天理二字确实自家体贴出来。”* Y# g$ p0 p8 b. f
# k' o, ^2 I* u% u2 a: M
他们极少提及周敦颐的名字,偶尔提到也是直呼其名或直呼其字。但是对于同时代的其他大V,如司马光、张载、邵雍等,他们都使用敬称。这在“尊师”观念浓重的古代学术圈着实反常。
" L+ T4 ?* X* s/ V& A' s! A7 S8 P# ~: [* e' }
那么,作为老师的周敦颐,又是怎么看待这两位最得意的弟子呢?有意思的很——他也从不提及收二程为徒之事。他去世前, 二程已是声名鹊起,但他并没让二程来参与自己墓志铭的撰写,可见后期交情已相当淡薄。$ D3 A- i% E; X8 T, o- b% Y

5 r7 R3 o! [0 c3 X* k$ K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 f3 |& y; f" v; L8 i9 C, m( l; S: h$ c8 Q) `" }7 p
是什么让师徒形同陌路?; X$ c/ k9 {1 N/ p8 k3 V* n
3 q9 `# a; D7 B8 M
一个被学界普遍认同的观点是:
" }* H2 X8 c: [0 e& ~  V3 t
/ z) s1 J# l+ G7 `# n: ?师徒关系受到了北宋党争的影响——周敦颐支持王安石变法,而二程却反对王安石变法。
' ]- g6 r- E3 _& F) y
- @) q% q8 D5 i" u$ y; k$ @7 |2 ?因为反对变法,二程都付出了极大代价。
+ S/ [9 N7 g1 y/ n8 [+ j! X
8 F2 t4 `, ?* p) i. }/ a% Q程颢举进士入仕后,做了多年地方官,神宗继位后,他才被调到朝廷,担任太子中允、监察御史里行。然而不久,王安石开始变法。朝中反对者众多,程颢也是其一。
. a; G% q5 o7 S* u有一回,王安石刚刚对异见者发完一通火,程颢迎着枪口来了,他慢悠悠地对王安石说:“商讨国家大事,可不是议论家长里短,您得平心静气地来听。”2 p3 i# e6 O, t
9 ]5 u7 ?: v* e  Z* n% F
一番话让王安石羞愧不已。终究是政见不合,程颢一直未得重用,遂而远离朝堂。直到神宗去世后,反对变法者被重新起用,程颢才又得重用。然而这时的程颢已经病重,未及上路,便死于家中。
8 V" `( ~, V. w+ p7 _! m  X
& c- N( z! `% R: S" L5 m本是师徒的周敦颐和程颢、程颐兄弟,关系为何走向破裂?
3 X5 f7 x/ `5 Q6 b" P: r" ]  N9 ^/ w
而程颐呢,立场和程颢一致。程颢去世后,他被召为秘书省校书郎。然而进宫后,他总以师道自居,对哲宗皇帝正色训诫,又主张一切都用古礼,由此引起诸多朝臣不满。比如苏轼便对其大加讥讽,二人矛盾一度十分尖锐。程颐先是主动辞职回乡,后来又被变法派流放到四川,直到67岁才被赦免还乡。
; B4 T1 L0 x* i; p- P+ R) o4 S. X/ X  M8 U3 a
由此可见,兄弟二人的坎坷仕途都与北宋党争脱不开关系。而不同政见和立场,让这三人的师生关系也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
$ \3 r$ c! s; C9 w: S9 O
. F+ P9 `% a/ @5 J8 w' |4 _当然,除了台面上的党争,师徒三人在学术思想和道德主张上也存在一些分歧。
9 |- Y/ t& T$ h) _  M; p/ h  Z" W) X5 q
其中最尖锐的一点是,二程在周敦颐的道德伦理基础上,加强了对妇女的道德约束,认为“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并严厉批判妇女改嫁行为。' w! V2 h1 o7 O* d4 C) n* H
7 ~. b8 G- I9 O) r7 B
而偏偏,周敦颐的母亲就是改嫁妇女,这,简直就是啪啪打老师的脸啊!! R" [% a$ W7 |

( B; l# K8 |/ Z& j总之,基于种种原因,这段师徒关系最终走向了畸形,也给历史留下了一个遗憾的背影。, y, o5 d& L( }
7 l! |" w* I' j
如何经营师徒关系?" z/ x: F4 w4 V* W8 x
2 {9 F: X/ }4 {. G/ i
师徒关系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更加多元化的存在。从以班级为单位的师生关系,到各大高校的导师制度,从小众技艺的传承,到企业文化中的帮带……每个人都有自己称之为“老师”或“师父”的人。1 ?& x+ H5 p7 {% `4 o

7 E; K. p( O8 t% |! w4 b所以,如何维系和经营师徒关系,可能是每个人都会面临的问题。
# F! h. A3 ^9 a% ~/ ^- A0 _5 l8 \1 ?! \1 a8 i. R0 r" f1 x
本是师徒的周敦颐和程颢、程颐兄弟,关系为何走向破裂?
: G2 T+ ^- d" J
7 p* V6 ?; k9 p/ f学生时代的师生关系无疑是最单纯的。而校园之外,在那些涉及到资源和利益分配的行业,招揽徒弟常常意味着培养潜在对手,有些时候甚至会上演“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同行三分仇”的悲剧。
1 A; v  {. {- \- ~/ }. v9 j' d* ]4 R+ f4 Z2 K% n
对此,专栏作家雷晓宇表达了一种观点:
9 l7 O5 E% s" k9 p1 d“传统的师徒关系是一种在新的社会结构里面临被淘汰命运的关系,无论师父或徒弟,面临这种崩坏的危机,不安全感和活络的心思都是必定陡增,又哪来的心胸、气魄和器量。除非师父垂老,徒弟年幼,那又不一样。
& k" c/ ^5 S" e古往今来,师徒反目的故事,总是让人揪心。
6 j8 J' L  ~8 M5 t: ^; E( }2 W$ S3 b/ [. _5 B4 I
追本溯源,何为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_; c: R# s5 M  v6 V
在现今的社会中,虽然师徒这种传统的关系越来越难以维系,但如果师徒双方都能记住当初的恩与情,* q5 i# x& q, x+ `6 k8 y8 R) K
即便有很多的“无可奈何”和“身不由己”,转身的时候也不至于留下一地鸡毛。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11 14: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余玠(1199年1月6日—1253年),字义夫,号樵隐,蕲州(今湖北蕲春东北)人,南宋名将,民族英雄。8 s! W) Q, t% v
余玠少为白鹿洞诸生,后投淮东制置使赵葵幕下。
+ N, [& m# @% ]6 i嘉熙年间,余玠任知招信军,于汴城、河阴、安丰相继战败蒙古军。. \- l6 |) P/ ]4 ?# s
淳祐元年(1241年),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四川总领兼夔州路转运使。$ I8 E5 r3 ~8 H7 F$ N* m' E9 y
在蜀时期,构筑山城防御体系,以抗击蒙古军。从淳祐三年(1243年)到淳祐四年(1244年),余玠与蒙古军大小三十六战,战果显著。
% E% u/ A4 z& Q5 Y2 w, m) ~后又率军北攻兴元府,还击退进扰成都、嘉定的蒙古军。
) V9 ^& C8 A+ P余玠受任于南宋危难之际,竭力经营巴蜀,为支撑南宋王朝半壁河山做出了杰出贡献。宝祐元年(1253年),宋理宗听信谗言,召余玠回朝。余玠闻召不安,暴卒于四川。(又一说:自杀), ]/ y) _+ r' B) [. J

) C$ e, s" v2 ~1 H6 L( r
3 ~, a4 w4 A1 w  `; p公元1243年,蒙宋战争中,为抵抗蒙古50万军队的进攻,时任四川制置使兼知重庆府的余玠,采纳了播州人冉氏兄弟的建议,在蜀口形胜之地钓鱼山筑城,并迁治所于其上,屯兵积粮,作为四川山城防御战的重要支柱。
$ r% T3 b2 q! R! Y4 x" o* @5 w
7 S7 b+ b+ q+ w: ?2 _! W& i* Q$ U在钓鱼城山下沿江长20余公里的范围内,历经大小战斗200余次,鏖战了36年,
! ?& r& [3 c! K2 o4 O特别是1259年,钓鱼城守将王坚、张珏充分运用钓鱼城地势之利击毙了蒙哥大汗(元宪宗)及其总帅汪德臣。
( h1 P  ]' b$ z) f+ d, O7 {( r2 g钓鱼城作为山城防御体系的典型代表,在冷兵器时代,充分显示了其防御作用。
% Z: i( r3 X7 f+ j7 d3 n8 f' K" N$ g7 v+ e& U
在余玠死后六年的“钓鱼城之役”中,它成为蒙古军队难以攻克的堡垒,蒙哥汗战死在钓鱼城,导致蒙古灭宋战争的全面瓦解,使宋室得以延续20年之久;' P( H2 ^2 o+ F% j$ G  g' F' }
蒙哥汗战死在钓鱼城,引发了蒙古内讧,为了争夺汗位,蒙古权贵们搁置战争,使蒙古帝国从欧亚长达万公里的战线上全面撤军,成为扭转欧亚战局的著名战役,创造了古今战争史上的奇迹,改写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 s4 q/ A' r$ s% a" ]7 I所以,欧洲人称钓鱼城是“上帝折鞭处”,“东方麦加城”。
' G, ?8 ^; w0 k2 q& _) y因此钓鱼城之战的影响已远远超越了中国范围,它在世界史上占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篇章。现中国军事博物馆制作了钓鱼城古战场的沙盘模型,以展示其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重要地位。
: ?+ T  p4 G: w/ y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11 14: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6 \  @9 E" n; ?- w
但这样一个立下大功劳的人,当时和后世却给了他很低的评价。6 l2 q) P3 Y8 `9 J" d
正当余玠的山城防御体系打造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宋理宗却以余玠“独掌大权,却不知事君之礼”为由,召他回朝。* L/ L! |3 |) @
余玠知道后,非常生气,史书上说他“愤懑成疾,暴卒。”! d3 {' m3 @  i( @3 }3 e, L
一年后,监察御史吴燧又“打死蛇”,告余玠七宗大罪。于是,理宗查抄余玠家产,削去余玠资政殿学士之职,并迫害其家属和亲信。1 H* e' x3 g$ f9 q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15 09: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6 I1 b" y1 r3 O/ R$ Y  近读《宋史》,读《余玠传》一节,读出人性之复杂,读出极端情绪之可怕,不由掩卷沉思。
, h+ ]) f0 R7 T: [$ G/ R4 a" P9 A
; D9 K0 S( @& K4 M- B# z4 ^  余玠是历史上一位意义非凡却鲜为人知的悲剧英雄,他的冤屈程度,不亚于甚至超过岳飞。; C# q( F6 I9 @/ f7 j
他是自杀身亡,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死于外人的极端情绪。 
; T2 A: {) i9 s/ ]7 I, E# W
8 `) P; Y3 _* L2 h( V6 k  钓鱼城坐落在今重庆市合川城东5公里的钓鱼山上,其山突兀耸立,山下南北西三面环水,地势十分险要。公元1259年,蒙哥就驾崩于距离钓鱼城不远的金剑山温汤峡,年仅52岁。
* w. l9 r5 j6 b. ^
  a$ z- e% c% v4 c# U  比较一致的说法是:蒙哥久攻钓鱼城不下,心急如焚,令蒙军在西门外修筑石台,上建桥楼,楼上安置桅杆,高耸十丈,上置方斗,令士卒爬上来居高临下观察城内情况。他自己也登上桥楼观看。守卫钓鱼城的宋军很有耐心,等到蒙军吭吭哧哧终于完工了,又吭吭哧哧爬上去偷窥时,立马发炮攻击——不是火炮,是投石机,一块巨石击断桅杆,斗内士卒摔死了,而在桥楼督战的蒙哥,也被炮石所伤——机械投出的石头,速度与力量不亚于杨过出手。蒙哥本来因为攻城不利,已经憋出病来,如今又受伤,不得不退兵,在前往休养地的途中,伤重而死。$ @) ~8 i' U' S
  z! F) K. V* U6 S
  蒙哥之死,顿时改变了当时的世界历史:不仅仅钓鱼城解围了,南宋王朝得以多活了20年,而正在世界各地征战的蒙古大军,包括已打到阿拉伯半岛正与埃及军队作战的一路,听说蒙哥驾崩了,都纷纷赶回草原来抢夺大汗之位,并因此爆发了持续3年的火并,此后再未进行过大规模的征服,因此西方史学家称钓鱼城为“上帝之鞭折此城”——若没有钓鱼城,蒙古军队很可能打进非洲了。" C4 V) v8 Y8 A1 r0 h

2 N* v5 g- t5 @6 t( U) T9 z  钓鱼城确实很神奇,在蒙古铁骑攻击的惊涛骇浪中足足支撑了36年,事实上,这是唯一一座蒙古大军经过之处却未能攻占过的城市,一直到南宋灭亡了,钓鱼城还岿然不动,直至守将见大势已去,才以“不可杀城中一人”的条件,投降了元军。元军进城,依承诺没有杀人,但把城给拆了,可以想象他们的怨气。8 ~/ O; c% O, Y. H' I! M9 a" U

0 l* Q6 {4 ?, _8 D; f# ?- C4 K, o5 o  上述铺垫,是为了烘托一位英雄:余玠。钓鱼城是他筑的,针对蒙古骑兵善驰突长野战的特点,他采取筑城守蜀之策,沿嘉陵江、渠江、涪江和长江两岸山隘、要道,筑青居、大获、钓鱼、云顶等十余城,依山为垒,据险设防,并迁沿江各州治所于城堡,广储粮、兴武备,形成以重庆为中心的堡寨防御体系,沉重打击了纵横亚欧、所向披靡的蒙古铁骑。; w! `* J6 ?# T' ^' z, w6 ~& x
  X4 r! a; m5 z- \: G
  余玠是江西人,16岁时在老家读书,因为与一个卖茶老人发生口角,推了对方一把,不料老人倒地身亡。余玠只能逃亡到湖北,隐居农村。目睹南宋垂危,深感匹夫有责,快30岁时,决心投军报国,从此踏上了与蒙军血战的第一线。他文武双全,在淮东转战8年,屡立战功,鲜见败绩,跻身于当时抗击蒙军的名将之列。. S+ s! r) h, d( R

4 m5 v, V2 O4 |& ^! }# Y$ P  当时四川情势危急,全川州郡十之八九已入蒙军铁蹄。余玠临危受命,辞行前向皇帝发下誓言:“愿假十年,手挈全蜀之地,还之朝廷。”他是一个军事家,也是一个政治家,入川后,对外建立了山城防卫体系,对内整饬军政、振兴经济,全川面貌大为改观,让蒙古军队吃尽了苦头。余玠不仅能守,还能攻,将蒙军一点一点地赶出四川。他的誓言,眼看就能实现了。
5 x" W: ^6 m; t/ _+ P
1 i. {+ d0 b& P9 P( e* P& c! q" u  但关键时刻,余玠却被逼得自杀了。
) u" J* i9 J# G5 a6 d# g
! J2 I! r( T' {# c% R  宋理宗是个没有自信的皇帝。4 o+ H$ W0 b% o" v& S9 d7 D

; |1 l6 I+ w: T3 ~& n: v  余玠在前线浴血苦战的时候,一群小人在皇帝耳边叨叨叨叨,说余玠手握大权,要提防啊;又说余玠不尊重皇上您啊,要不您试试,突然把他召回京城,他肯定不愿意回来……# d# c) e2 H+ k/ b* @5 @4 H4 J

# K8 ~5 t4 g) o4 K1 i  小人们不是不知道余玠的重要性,但为什么还这么做?只能说,余玠的名气太大了,业绩太多了,他们嫉妒。还有一个原因,是钱。余玠治川,大刀阔斧,铁面无私,得罪了一个叫姚世安的人,姚世安正好结识当朝左丞相谢方叔的一个侄子,于是他使劲贿赂这个高干子弟。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高干子弟回京,又做通了谢方叔的工作,于是谢方叔利用职权,唆使一批早就对余玠眼红的官员,开始各种诬告。& b+ M) b2 M) ?- M' V6 u

- ?) Q/ ?4 n, B9 V; L+ z  诬告者,最擅长揣摩,而后狠辣一击。他们知道皇帝最担心什么,便努力往这个方向引。
5 H& E: S2 s1 ]% B  M. z
( z! \1 P2 `0 `8 @+ A7 |+ o  d  宋朝皇帝,对武将总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感:当初开国皇帝宋太祖就是通过“陈桥兵变”,从孤儿寡母手中夺得天下,他们害怕别人也这么干。
% \2 z; _& ]# K5 }两宋战争不断,皇帝既需要武将拼死守卫边境,又担心武将们拥兵自重、酿成剧变,尤其是巴蜀之地,最易让将帅“坐负险固、轻视朝廷”、“抗天子之令,吐不臣之语”。
1 S% ?* G* u: n$ O  }& s小人们知道如何精准打击余玠:他功高威重、居蜀日久,皇上,您不得不防啊!
: I) f3 l, M* m* N: J$ P
9 a% E  _+ ~) W) a: I( l9 A- |  在抗击蒙军最关键的时刻,但凡一个稍有些才干和自信的皇帝,也不会听信小人之言。但小人们知道,宋理宗是什么的皇帝。( a% k4 G; T3 H% }& C3 {$ H
" q& _  y. v; ^0 G2 i& n6 t0 U& B
  宋理宗赵昀,原名赵与莒,并非皇子,出身寒微,只是上一个皇帝宋宁宗的远房堂侄。宋宁宗无后,嘱人在宗室中寻找继承人,后定赵竑为太子。但赵与莒被权臣史弥远看中,立为沂王。
' c3 y8 T' C5 T# s3 G  {/ l权臣嘛,总希望皇帝平庸,自己才能久掌权柄,何况太子赵竑一直叫嚷着登基后要干掉史弥远。+ H5 W  _0 c4 [* h3 O7 R
所以,宋宁宗一驾崩,史弥远联同杨皇后假传宁宗遗诏,废太子赵竑为济王,立沂王赵与莒为新帝,是为宋理宗。' S6 o4 t' ~( A1 w! R- _/ u7 ?) k
当时史弥远安排赵与莒在宋宁宗灵柩前继位,却骗赵竑在外等候,等到百官朝拜新帝时,赵竑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他不肯拜,被人强行按下了头。; m3 a0 b/ ?# r0 j, S2 _

; l! D' a1 J* H7 y. ]( D  所以,压根儿没想到自己能当上皇帝的宋理宗,仓促即位后,内心很是惶惶不安。
4 L; P9 @  h2 D1 d9 I4 V一直等到史弥远死了,他内心仍然充满了不安全感,自个儿这皇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的,别人完全可以效仿啊。2 T+ w* P! x, d' F' Q+ Q! Z3 [  E
虽然说蒙古军队也让他充满不安全感,但那毕竟离得比较远是不是,他最担心的,还是有人造反,夺他皇位。  b9 `4 Y% i, }1 [3 G; D
于是,基因里的恐惧加上现实的疑虑,让宋理宗做出了一个堪称丧心病狂的决定。* H2 U1 C) N. b6 y. L3 l
0 {9 x7 k, f$ g9 Y# Y& t* D" R
  他发出金牌,让余玠赶紧进京。没错,就是当年紧急从前线召回岳飞的那种金牌。
5 ?! g6 x* g7 B9 v0 s+ p+ A* W$ ~$ M- }9 Y9 ~5 q
  当时从临安到重庆,最快的御前金牌也要走半个月,就在这道金牌发出去十六天的时候,朝廷收到了从重庆送来的急报:余玠病重。也就是说,召余玠进京的诏令发出不久,上报余玠病情的奏报也已上路了。
3 }* B- z- ~7 U/ \& n装病吧?皇帝和小人们都不信,继续催余玠进京。接到余玠重病消息的第十天,宋理宗又签署了一道命令:让余晦接替余玠担任蜀帅。
( o* T% v8 I' s- f# F9 K+ A* h' [1 L) [) a  N" D1 _5 D
  这个消息,压垮了余玠。他服毒自杀了。  M' G! ~9 A1 q
8 L: F% p; f0 H4 G' d- o/ `7 _
  余晦也姓余,但是个很“晦气”的人。此人做官口碑很差,既没能力,人又歹毒。宋理宗做出这个人事任免的决定后,就连一直攻击余玠的小人徐清叟都看不下去了,他劝皇帝:余晦这个人不合适啊,轻佻浮薄,不堪重任,他去四川,别说川人瞧不起他,就连蒙古鞑子也会嘲笑咱们大宋没人咧!7 x: K2 x/ e! ]3 p$ }( B
宋理宗不听,回答说:我做了决定,不允许反对!. T& ]! L3 p5 z  r1 f3 Q
. i' t, J) J% ?- {5 [2 b
  有时候,一个人因为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或者为了圆自己的谎言,只能犯下更大的错误,或者撒下更大的谎言。开心麻花电影《驴得水》中,几个小人物为了圆最初用拉水的驴子冒充老师来吃空饷的谎言,不断撒下新的更大的谎言,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不可收拾。这部电影也因此以喜剧开头,却以悲剧收场,深刻揭示了人性的缺陷。% g1 ~5 |+ W, ^+ ?/ R0 [4 g4 [+ p4 K: t: o
而在真实的历史中,这种以错纠错、以谎圆谎的事例,比比皆是,例如宋理宗对余玠的处理。9 d5 F% c, L% R
宋理宗可不是《驴得水》中那几个穷苦的老师,他是一国之君,所以,他也导演了更大的悲剧。
, `+ _! R( L4 b) D4 j. h+ J  \7 {/ Q! q/ C
  余玠死后,其时整个川地如笼罩着凄风苦雨,蜀地军民含泪相告,悲痛至极。《宋史·余玠传》载:余玠死后,“蜀之人莫不悲慕如失父母”。
, J) U) ^0 Q5 e1 f6 _. g
  b" ]! p6 F. c% |4 e9 ?  这一幕,自然是宋理宗和那些诬告余玠的小人所不愿意看到的,余玠死了,老百姓这么悲痛,不是证明我们错了吗?
$ {- u0 x1 B* g" o! G不,我们不能错。于是这帮自大、狠毒而愚昧的君臣,开始污名化他们曾经大力追捧的大宋英雄余玠。
, [. s% N8 B1 B  E, L- X
) R& W- e; L, J: h; T  S  接下来,宋廷以此所谓“罪状”为名抄没了余玠的家产,并逼迫余玠之子余如孙以家财犒师,就是把家财捐出来作为军费。, A3 x# t4 o8 s" M; P: F8 \
4 l7 o' [# B9 N" ^2 q; S8 u0 u/ l
  余玠是个清官,到哪里去找这么多钱呢?余如孙连续苦苦折腾了几年,才凑足自认的三千贯钱。
/ s- ?2 e( ?8 U$ l' r; F: [( o" H: ^: k但这还没完,小人们又出动了:余玠给儿子取名“余如孙”,明显是取“生子当如孙仲谋”之义,什么意思?不正是暴露了想割据称王的野心吗?
  E- Y& l) o. f4 z8 `- d余如孙很痛苦,只得改名“师忠”,但仍然没有逃过死亡,后来被奸相贾似道杀害。悲剧仍没结束:贾似道酷爱收罗奇珍异宝,当听说余玠的陪葬物中有一条宝玉腰带,竟然掘墓暴尸,取走腰带……: V6 l: j! i& ?- p

- |$ ~" `3 N8 q; k  悲剧还是没结束:宋廷根据余晦的诬告,将余玠的得力助手王惟中打上“潜通”蒙古的罪名,打入大理寺狱。
6 B7 N. d- _: J% p4 f+ U1 z- G王惟中蔑视余晦,听说他入川接替余玠,随口说了句类似“怎么是这么个傻子来了”的话,被余晦怀恨在心。( m! W' u  B3 T' z
王惟中最终被判斩首,并罚没财产。这也是朝廷污名化余玠的继续——为掩盖其冤杀余玠的事实,继续诋毁余玠,并让余玠部属敢怒不敢言。
# ^4 p# i1 R1 H1 j3 |! }" V+ u1 N1 I5 ^: U
  一错再错,一蠢再蠢。
; U" w  H; \3 }7 e6 e8 h- L+ e! y; A
  可以想象,余玠的愤懑与绝望。3 r7 i" i( K- N6 w3 j( v' {
他接到召他回京的金牌时,听说余晦来接替他时,他肯定想到了一个人:岳飞。- s# m) F# o1 [& w
他在前方出生入死,后方却怀疑他、羞辱他,他知道进京后,很可能面临岳飞一样的下场。他选择了自杀。: F) F, x5 q2 K( o7 w4 n7 b

+ e" ^, e8 [+ |& Y" u) H* V$ J  他比岳飞还冤——毕竟岳飞当年掌握了更多的兵马,在建议太子人选时也与皇帝发生过尖锐矛盾。此外,当时南宋初建,皇帝被金兵吓破了胆,只想割地纳贡求和,不希望有岳飞这样的主战派,更何况岳飞还不时嚷嚷着要打到金兵老巢去,接回被掳去的徽宗、钦宗,完全不考虑赵构的心情。7 t& \* C5 N3 E
但在余玠的时代,南宋上下,大多知道只能与蒙古决一死战,正是重用武将的时机,他,一员立下汗马功劳、正在收复河山的大帅,却被逼着自杀了。! L# X) _/ R) g- n" S  i
$ z, h2 E( z0 b; a, D/ R, _" q! `
  余玠之死的严重后果,很快就显现了:不仅四川战局发生逆转,宋军防线日渐恶化,更因为朝廷自毁长城之后,还如此诋毁、攻击已故功臣,宋军将士深感寒心,士气低落。- o: R' T' L2 q& m  k6 W
: @/ y1 E7 y7 |" D
  西方宗教有“七宗罪”之说,即罪恶的来源有七种,分别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人性真是复杂,人一旦被极端情绪绑架,就会丧失理智,哪管什么大局、哪顾什么现实、哪听什么忠告“冲动是魔鬼”?就是要冲动,就是要让自己被心魔控制。这年头,常常有这样的新闻:小青年因为一句“你瞅啥”,大打出手,酿成命案。
! R2 `# X! b: P但在历史上,被极端情绪绑架的,不是无所事事的小青年,而是掌握了国家命运的宋理宗,后果,不知有多可怕。
* j- O& x  ]3 g7 O' Y: x  @9 U/ Z
  南宋末年,奸相贾似道当权后,为打击军中异己,同时自己敛财,开始在武将中实行“打算法”,以审理军费开支、追缴赃款之名,搞了一场人心惶惶的运动。四川潼川路安抚副使刘整被逼叛宋降蒙,就是其恶果之一。
6 G% _0 l, K( e% o& N& x这个刘整也是一员名将,在被贾似道的傲慢、贪婪逼到走投无路时,他没有像余玠一样自杀,而是带着泸州等十五个州郡、共三十万户投降了蒙古,一方面,让四川宋军陷入极大困境,另一方面,刘整降蒙后,得到了忽必列的重用,成为此后蒙古攻占襄阳、力主灭宋的主要将领。
  D, e7 k' n- R7 ^+ E% @
5 N, h6 k) O3 e6 y# P% H5 r余玠没看到这样一幕:在日薄西山的时候,南宋朝廷为了鼓舞士气,给他恢复了名誉,并放逐了当年诬告他的小人。
5 e0 \- V2 J  D  F5 z" k* r他也没有看到这一幕:他修筑的钓鱼城,顽强抵抗了蒙古大军,并重创蒙哥大汗,从此改变了历史。
+ t/ _: r* W* N
& O3 V- y- ?' O0 c" R  时间是公正的,不用说后世已没人记得小人攻击余玠的“聚敛罔利七罪”,而是纷纷歌颂与纪念他,. D$ D, ~) L  y6 m
就是在宋代,著名诗人谢枋得便称赞余玠是为延长南宋国祚数十年作出了巨大贡献的杰出人物。
- M* K# N) S! r9 ]3 y4 q当然,后人应该深思的是:这么一位杰出人物,为何却是这么一种死法?7 b! ^5 w' Z1 y" ^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21 14: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理学是以儒学为核心,儒、道、佛互相渗透的唯心主义哲学体系。
; W% L$ P3 w8 M' _二程、朱熹为代表的程朱理学是专指程颢、程颐、朱熹为代表的、以理为最高范畴的学说。
' x2 \$ E* m- U4 @5 C1 J/ u, P朱熹认为:“宇宙之间,一理而已。天得之而为天,地得之而为地,而凡生于天地之间者,又各得之而为性。其张之为三纲,其纪之为五常,盖皆此理之流行,无所适而不在”。" Y+ @6 a! R$ t  C/ n
直接运用到社会历史观点上就变成了唯心史观。而把历史只当作是由帝王将相天理决定的意志活动,甚至把历史看作是倒退的、随心所欲的个人活动,这种观点是错误的。0 _: {( ~. y& H6 K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21 14: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初三先生胡瑗、孙复、石介的思想揭开了理学的序幕。
5 H/ {4 _7 Y6 V, l% B胡瑗提倡“明体达用”,主张把儒家经典作为治理国家的根据;
$ T% a$ C6 L8 J+ @, a孙复作《春秋尊王发微》,为统一的封建国家作论证;$ w* ~: X6 X) ]& f& f, z
石介倡言“尧、舜、禹、汤、文、武、周、孔之道,万世常行不可易之道也”;他们的思想揭开了理学的序幕。
9 I7 U: r- e, L! d$ x5 z2 p' C1 X  l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小老 发表于 2019-7-21 14: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嘉定元年(1208年)朱熹等理学家被平反,新学、蜀学、理学等开始互相争斗争夺正统。
; z5 j4 F: S+ g# q& l$ Y南宋亡国。由宋入元的袁桷在《送陈山长序》中说:“数十年来,朱文公之说行,祠宇东南,各以《四书》为标准,毫杪摘抉,于其不必疑者而疑之,口诵心臆,孩提之童皆大言以欺世。故其功用少而取效近,礼乐刑政之本,兴衰治乱之迹,茫然不能知。累累冠绶,碍于铨部,卒莫能以自见,良有以也。”科举、理学孕育出来的“累累官绶”,形同一群废物。( n  P0 k+ ^, S  Q
而周密在《癸辛杂识》续集下《道学》一节中,认为贾似道专用道学之士,“列之要路,名为尊崇道学,其实幸其不才愦愦,不致掣肘耳,以致万事不理,丧身亡国”,——则宋季的理学不仅无用,在他看来,简直有亡国之罪。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崂月 发表于 2019-10-19 10: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复的濂溪书院则以传播其心学为要在庐山,他先是派门人蔡宗兖任白鹿洞书院洞主,正德十五年(1520)正月、十六年(1521)五月,他自己又两次来到白鹿洞书院,集门人讲学其中,希望自己的门徒尽快占领白鹿洞,将这一朱学堡垒变为王学阵地。( h/ }* o% `+ k# s
1 `5 W2 |/ E6 Z9 u+ n
王守仁对白鹿洞书院的改造是成功的。* d' \- A  ~( ?( b& X/ t! R- A4 ?
+ Y; z: ]  Q9 s1 D$ Q. D$ W
在他讲学白鹿洞以后,王门弟子继续出入其间,昔日的理学圣地俨然成为心学的大本营。
4 v/ Y6 Q3 y! x' J' U/ ?% K9 ^% A' _7 L
颠覆程朱理学的大本营,是王守仁书院观的重要内容。王守仁已经深谙利用书院传播学术之道,正是利用书院这块阵地,他将自己的思想理论迅速推广于东南各地,及至倾动朝野,取代程朱理学而风行数十百年之久。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会员卡号查询|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网 ( 蒙ICP备17001265号 )

GMT+8, 2019-11-12 18:38 , Processed in 1.10243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