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周敦颐哲学思想》第9-10-11章

[复制链接]
悦之泉 发表于 2012-10-24 08: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宗亲,享用更多功能,查看完整内容,让你轻松使用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第九章 周敦颐与王安石+ m( Y  z" O' I4 c% h

: z- N  w3 O6 R2 ^在周敦颐的一生中,还有一个人与周敦颐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而且对周敦颐一生及身后的影响很大,这个人就是王安石。周敦颐只与王安石见过一次面,时间是在嘉祐五年(1060)夏。即使按度正《濂溪先生周元公年表》记载的“语连日夜”,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一天多一点。而正是这一天多时间,在周敦颐的官宦生涯与学术生涯中掀起了狂风大浪,在周敦颐与二程之间划出了一道巨大的鸿沟,对周敦颐的历史地位也产生了深远影响。那么,周敦颐为什么要同王安石交往?他与王安石的交往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与王安石的交往为什么影响和怎样影响周敦颐?这可以说是周敦颐一生中最大的谜团之一。7 e2 A* |( z7 W6 ~& I. v+ C4 K

% U  A* w% S, o/ e/ ^/ q* @( O' D(一)中国十一世纪的伟大改革家王安石
" W1 b, j0 o) F9 H" I- g
$ Z/ f* i5 f5 V  ^# r# t王安石(1021-1086),北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改革家,被列宁誉为是“中国十一世纪伟大的改革家”。字介甫,号半山,谥文,封荆国公,世称王荆公。北宋抚州临川(今江西省东乡县上池村)人。
) S$ m2 d: F) h王安石出身在地方官家庭,自幼聪颖,读书过目不忘。他从小随父宦游南北各地,增加了社会阅历,开阔了眼界。同时,他也目睹了人民生活的艰辛,对宋王朝“积贫”、“积弱”的局面有了一定的感性认识,在青年时期便立下了“矫世变俗”之志。. I4 R. F) D* z- M. H; F8 p
庆历二年(1042),王安石举进士后,先后任淮南判官、鄞县知县、舒州通判、常州知州、提点江东刑狱等地方的官吏。嘉祐三年(1058)冬,王安石改任三司度支判官。次年春,他到了京城开封,上万言书,对官制、科举以及奢靡无节的颓败风气作了深刻的揭露,请求改革政治,加强边防,但并未引起朝廷的重视。不久,朝廷任命他入直集贤院,同修起居注,他不愿任此闲职,固辞不就,遂改任知制诰,替皇帝起草诏令文告,纠察在京刑狱。因言忤旨意,难以在朝为官,于嘉祐八年(1063)八月以母病为由,辞官回江宁守丧。英宗即位后(1063—1066),屡召王安石赴京,均以服母丧和有病为由,恳辞入朝。: ^  O. l( o4 ^5 `
治平四年(1067),神宗继位,起用王安石为江宁知府,旋即诏为翰林学士兼侍讲。为摆脱宋王朝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危机以及辽、西夏不断侵扰的困境,熙宁元年(1068),神宗召王安石“越次入对”。次年任参知政事,主持变法。为指导变法的实施,设立三司制置条例司,物色了一批拥护变法的官员参与制订新法。 ' N5 H0 M- ^; |' Y% q9 G
熙宁三年(1070),王安石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位同宰相,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新法,开始大规模的改革运动。所行新法在财政方面有均输法、青苗法、市易法、免役法、方田均税法、农田水利法;在军事方面有置将法、保甲法、保马法等。同时,改革科举制度,为推行新法培育人才。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大地主和豪商对农民的剥削,促进了农田水利事业的发展,国家财政状况有所改善,军事力量也得到加强。但是,由于变法使朝廷垄断了商品贸易,不仅是官僚、大地主、还有小商人的利益均遭侵犯,社会原有秩序遭到破坏,遭到保守派的激烈反对,特别是曹太后、高太后的顽固阻梗。加上在实施过程中过分求大求快,许多官吏借机敲诈盘剥,使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而上书直谏变法危害的贤良才能大臣均遭王安石罢黜或贬官或流放,导致税吏越发恣意妄为、胆大包天。此种情况愈演愈烈,导致变法的实际效果与主观设想相差甚远。这样,就使王安石处于“众疑群谤”之中。宋神宗迫于皇亲贵戚和反对新法大臣的压力,于熙宁七年(1074年)四月罢去王安石相位,将他贬谪江宁知府。次年虽又起用为相,但因新法派内部分裂及保守派的挑拨离间,王安石实际上难有作为,至熙宁九年(1076)十月再次罢相,出任江南签判。熙宁十年,王安石隐退江宁,过着闲居生活。5 |: i! Z* Q. f
元丰元年(1085),哲宗即位,年仅十岁,由太皇太后高氏临朝听政,启用反对变法的司马光为相。在苏轼的几番上奏下,大多数新法被废除。王安石在忧愤和遗恨中,于翌年四月去世,葬于江宁半山园。王安石晚年封荆国公,世称王荆公、王文公、临川先生。死后被追封为 “太傅”。绍圣年间,赐谥号为“文”,配享神宗的庙庭;徽宗时,又配享文宣王庙。而钦宗时,皇帝下诏停止他文宣王庙配享。高宗采纳赵鼎、吕聪的意见,削去了其“舒王”的封号。
6 e. @* K, w+ R. x* t/ Y王安石不仅是杰出的政治家、改革家,又是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因为提倡“新学”,他的思想学说,学者多称之为“荆公新学”。他继承我国古代“气”一元论,坚持朴素唯物主义的“气”一元论自然观,把万物看成都是出于自然的。对于人类社会,王安石坚持“可革则革,不足循守”的历史观。相传他有“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论点。所有这些,都为他实行变法提供了理论依据。
9 h# R  g/ E8 K王安石还是一位杰出文学家,是北宋古文运动的积极支持者和参与者,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诗文颇多揭露时弊、反映社会矛盾之作,体现了他的政治主张和抱负。他的散文雄健峭拔,如《答司马谏议书》;诗歌遒劲清新,如《泊船瓜州》;词作风格高峻,如《桂枝香·金陵怀古》。有《王临川集》、《临川集拾遗》等存世。可以说,他的诗词文章,为唐宋时期超一流水平。欧阳修曾经这样称赞王安石:“翰林风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怜心尚在,后来谁与子争先。”7 z$ B9 }# G# g' c3 t$ t& C3 h

7 Y+ ]) s4 v7 t) j(二)从拒不相见到“语连日夜”# M$ X3 o9 b9 S3 A+ @
0 g# o. c, {! l8 R) K# w+ c- Q: }
周敦颐与王安石是同时代的人。周敦颐生于天禧元年(1017),比王安石年长四岁。但是,王安石的官场生涯却比周敦颐丰富得多,所任官职也比周敦颐高得多,在北宋政治生活中所起的作用也比周敦颐大得多。同时,王安石在北宋的学术界和文坛,都有着很高的声誉。对于这样一位当代大儒,周敦颐想去结交他,本来就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相反,如果周敦颐对于这样一位大儒,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千方百计地想避开他,那倒显得有些不正常了。然而,在周敦颐的一生中,能够接触王安石的机会只有两次,而真正见面只有一次。
" v" x3 x  q& `* ~: F8 e1 h5 e1、鹤林拒见
( [' P& a# [$ h  T0 E" i, y周敦颐能够接触王安石的第一次机会,是在丹徒县鹤林寺为母亲郑氏守丧期间。当时,相传是王安石主动登门拜访,但周敦颐拒绝了王安石的拜访,导致王安石忿然而去。清邓显鹤编《周子全书·周濂溪年谱》对这次周敦颐拒见王安石的情况作了如下记载:
0 g  ^7 T5 L+ r" B7 a(皇祐)四年(1037)丁丑。先生年二十一。七月十六日,母仙居县太君卒。
/ O. _- I! K/ m+ Z; _3 w先是,舅氏龙图公卒,葬润州丹徒县,先生遂扶柩厝于龙图公墓侧。是岁居润,读
0 D6 L, I( F4 V书鹤林寺。时范文正公、胡文忠公诸名士与之游,独王荆公少年不可一世,怀刺谒7 b9 O* A% }) [  W  D0 D
先生,足三及门而不得见。荆公恚曰:“吾独不可求之六经乎?”
# D7 X" r( x; n" f* H0 T8 @" n从这一记载看,当时周敦颐二十一岁,在丹徒县鹤林寺为母亲守丧。由于这时的周敦颐,已经在经学研究方面有所成就,并且小有名气。而鹤林寺当时的住持寿涯,则是当时高僧。周敦颐在鹤林寺守丧期间,当然会同寿涯密切交往并切磋学问。而周敦颐在这期间同范仲淹、胡瑗、胡宿等当代名流的交往,则是在寿涯的安排与引见下实现的,并非因周敦颐有多大名气而与之交往。当时的王安石年方十七岁,是主动登门拜访周敦颐的。他怀揣名刺即现在意义上的名片,三次上门给周敦颐投送名刺,要求拜访周敦颐,无为周敦颐所拒见。
! J) D2 @; `, A, |, T: l周敦颐为什么要拒见王安石,《年谱》给出的解释是“王荆公少年不可一世”。这个解释显然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当时王安石才十七岁,几乎还没有多大名气,而且与周敦颐素不相识,周敦颐就能断定他“少年不可一世”?同时,王安石是主动登门拜访,就不可能有那种“少年不可一世”的派头,否则就不可能登门拜访。联系到周敦颐任合州判官时,对少年才俊傅耆的爱护有加,他不可能对一个登门拜访的少年才俊王安石拒不相见。而且王安石是“足三及门”,周敦颐有什么理由要给一个“足三及门”的少年才俊吃闭门羹?这不是周敦颐的为人风格。因此,我们基本上可以断定,《年谱》的这一记载可能是后人杜撰的。我们这样说,还可以从其他方面得到证实。在宋版《元公周先生濂溪集》所载的《濂溪先生周元公年表》中,根本就没有周敦颐在鹤林寺拒见王安石的记载。明邓显鹤编《周子全书》中的《周濂溪年谱》与宋版《元公周先生濂溪集》中的《濂溪先生周元公年表》,都标明是朱熹的高足度正所编。但是,只要将两者对照一下就可以发现,明版度正《周濂溪年谱》比宋版《濂溪先生周元公年表》增加了很多内容。如果将对照的范围再扩大一点,元、明、清时期还有其他多种版本的《周敦颐年表》或《周敦颐年谱》,也都署名度正编,但都根据编者的需要与理解,或增加或删减了若干内容。度正曾对周敦颐一生的行迹与著述作了大量考证工作,既然宋版度正《濂溪先生周元公年表》中没有周敦颐拒见王安石的记载,那么明版或其他版本的《周敦颐年表》的关于周敦颐拒见王安石的记载,肯定是后人加上去的。至于后人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将在后面论及,此处从略。
' W( `# P* r0 t, t2、“语连日夜”( A( i: y. N/ o  r& H5 K
周敦颐与王安石真正见面是在嘉祐五年(1060)。这一年六月中旬,周敦颐收到吏部通知,“解除周敦颐署合州判官职务,回京师另候任用”。于是,周敦颐收拾行装,于六月十九日离开合州,八月初到达汴京。他向吏部报到后,就回驿官休息待命。在长达七个月的休息待命期间,周敦颐看望了一些亲友,并拜会了自己在合州结识的少年才俊、新科进士傅耆。特别重要的是,周敦颐还拜当时的大儒王安石,并与王安石“语连日夜”。宋版《元公周先生濂溪集》所载的《濂溪先生周元公年表》,对周敦颐拜会王安石的情况作了如下记载:4 H% m( t3 t& b5 c$ b
& t: N, l1 P' d1 Y7 g9 h
嘉祐五年(1060)庚子,先生时年四十四……先生东归。时王荆公安石年三
: k# t0 y  K2 P( }7 f9 h十九,提点江东刑狱,与先生相遇,语连日夜。安石退而精思,至忘寝食。
$ Q, B. F! I/ ?  B从这段记载中,可以肯定一件事,即周敦颐与王安石在嘉祐五年确实有过一次会面。同时,这段记载又带给我们三个疑点:其一,王安石是“与先生相遇”,还是周敦颐主动拜访王安石?其二,王安石为何与周敦颐“语连日夜”,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其三,王安石在与周敦颐见面后,能至于“退而精思,至忘寝食”吗?3 X+ K- X+ u0 a3 L
应当说,自合州东归的周敦颐,这时已经四十四岁,他的官虽然不大,但他的学术思想已经成熟,而且名声在外了。但是,这时的王安石三十九岁,提点江东刑狱,而周敦颐不过是合州代理判官,其官职明显比周敦颐高。同时,这时的王安石号称通儒,其学术影响已经明显在周敦颐之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周敦颐与王安石只是在街头偶然相遇,那么相互之间打个招呼是可能的,“语连日夜”就不太可能了。因为此前他们两人还没有见过面,相互之间不能说毫无了解,但无论如何谈不上是挚友,怎么可能偶然相遇就“语连日夜”,这太不合常理了。以此推断,此次周、王会面,应当是周敦颐主动求见王安石,而不可能是二人偶然相遇。
) J3 Z% Y5 F0 {! G% _周敦颐求见王安石,二人“语连日夜”是有可能的。这是因为,王安石当时比较空闲,且有志不得达的心绪。嘉祐三年(1058)冬,王安石任三司度支判官。次年春上万言书,但并未引起朝廷的重视。周敦颐求见他时,他可能正在知制诰的位置上。当时,两人都已经是造诣很高的哲学家,而且对诸多哲学问题有着相同或相近的看法。如对宇宙最高本体的看法,王安石说:“无者,形之上者也。自太初至于太始,自太始至于太极。太极生天地,以名天地之始。有,形而下者也,有天地然后生万物,此名万物之母。母者,生之谓也。”这与周敦颐的无极而太极,而阴阳,而五行,而万物,基本路数是一样的。这些相近的哲学思想,使他们之间有了共同语言,从而就有可能“语连日夜”。
) a- s) S% b# T5 K至于说王安石在会见周敦颐后,“退而精思,至忘寝食”,这就很有可能是后人对周敦颐的溢美之词了。通过这次会见,两人之间交流了学术思想,对彼此都会有所增益,这是非常可能的。但是,对于当时已经号为“通儒”的王安石来说,不可能对周敦颐的学术思想如此推崇。. X( H# b5 u( [4 V% @+ L6 B; Y/ j

4 C5 g7 I4 Z5 f/ E. R" P(三)周敦颐对王安石变法的态度
) b/ @5 H2 g" K
2 Z1 Y: S2 n2 x; l$ ~. t王安石变法是中国十一世纪最重大的政治事件之一。这场变法与新旧党争交织在一起,持续时间之长,斗争情况之复杂,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熙宁元年(1068),宋神宗召王安石入京,任翰林学士兼侍讲,次年二月升任参知政事。熙宁三年(1070),王安石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全面推行新法。当时的士大夫们大都以为王安石登台执政,“太平可立致,生民咸被其泽”。但是,新政的推行并不如人们预期的那样顺利,效果也远不如人们预期的那样好。期间,以王安石为首的新党与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进行了多次殊死较量。当时的大批名人都被卷入这场斗争之中。最后,王安石变法以失败而告终,新政没有能够贯彻到底,周敦颐所期望的太平盛世当然也没有能够实现。王安石本人也在推行新政中几起几落,落寞而死。
2 C$ c9 S0 s& b% F7 \0 H( o1 N" }. u在这场赞成和反对新政的斗争中,周敦颐没有公开和直接的表示支持哪一方。实际上,他是赞成变法,支持新政的。这一点,从周敦颐当时的心绪即可以看得出来。据蒲宗孟《濂溪先生墓碣铭》记载,周敦颐在重病之际曾给他去过一封信,信中这样写道:
! L) U; e1 K/ m9 ?  ?$ x7 t  c上方兴起数百年无难能之事,将图太平天下,微才小智苟有所长者,莫不皆获
. G+ K$ K6 R+ C. R/ C$ [自尽,吾独不能补助万分;又不得窃须臾之生,以见尧舜礼乐之盛。今死矣,命也。, f6 I4 M& v4 U. M& y* m8 d
从这封信可以看出,周敦颐对王安石变法是赞成和支持的。首先,他肯定了王安石变法所推行的新政是“数百年无有难能之事,将图太平天下”。在当时,赞成变法、支持新政和反对变法、否定新政的两大阵营,可以说泾渭分明,没有什么调和的余地。而周敦颐对变法与新政的评价,说明他是持赞成和支持态度的,而且抱有很高的期望,认为变法和新政可以给国家带来太平盛世。其次,他为自己已经病重,不能亲自参加变法与推行新政,没有机会见到变法与新政所开创的太平盛世而抱憾终身。在人的生死问题上,周敦颐是非常豁达的,亦即是非常看得开的。他在给蒲宗孟的信中所说的“吾独不能补助万分一;又不得窃须臾之生以见尧舜礼乐之盛。今死矣,命也”,并不是对自己将死的哀叹,而是对既不能参加推行新政,又没有机会见到新政能够成就的像尧舜时代那样的太平盛世而抱憾。但是,命该如此,又有什么办法呢!
- J% d( Z0 g" x) o& S7 ^王安石推行新政始于熙宁三年(1070)。这一年,周敦颐五十四岁,转虞部郎中,擢提点广南东路刑狱。他的这次提拔重用是否与王安石有关,尚不得而知。但从他巡部端州,果断处置知州杜谘强占端石开采权的事件,就可以看出他的行事作风颇有几分新政的气象。然而,由于母亲在丹徒县的坟墓被大水所浸,加上自己身染瘴毒,周敦颐于熙宁四年请知南康军。在办好迁葬母亲之坟后,周敦颐就辞职归隐九江。而周敦颐给蒲宗孟的信,很可能是在熙宁五年辞官归隐之后写的,也有可能写于熙宁六年春夏之交。当时,王安石的新政方兴未艾,是年三月,诏置经义局,由王安石主持修《诗》、《书》、《周礼》三经义,变法正由经济、政治政治领域进一步向思想学术领域发展。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周敦颐写下如上面引述的深情倾慕和伤感不已的信,其称道和赞扬新政的心绪也就十分清楚了。$ `2 w# W5 Q7 ^8 v
但是,周敦颐有没有可能写这样的信呢?换句话说,蒲宗孟在《濂溪先生墓碣铭》中所引述的周敦颐的信是否为周敦颐所写呢?蒲宗孟是周敦颐的内兄,周敦颐是否写过这封信,只有他最清楚。如果周敦颐没有写过这样一封信,蒲宗孟没有必要伪造。既然蒲宗孟引述了这段话,就一定是有所据。因为这是在周敦颐的墓碣铭里面引述的,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并非平时一般地说说而已。然而,朱熹以及很多理学家都认为,周敦颐不可能写过这样的信。朱熹在《再定太极通书后序》中说:“(蒲碣)又载先生称颂新政,反复数十言,恐亦非实。若此之类,今皆削去。”在后来刊印的蒲宗孟《濂溪先生墓碣铭》中,朱熹就强行删除了引述的这段话。稍后于朱熹的何子举还写了《周敦颐墓室记》专论其事,以周敦颐的学术、修养、气度为依据,断定决无此言。他这样说道:
7 m6 q! j$ q/ |" c' A5 \0 [: K5 q左丞,党金陵者也。方金陵介新法,毒天下,薰心宠荣者,无虑皆和附二辞。
2 d& Q/ J1 C" Z/ Q其所不然者,惟特士醇儒未可以气力夺。左丞所云“兴起数百年无有难能之事,吾  L7 Y( q; n0 E
独不能补”者,得无影响借重,为新法厚自攀援者耶?2 J' b) f: S+ x' R) Z! c9 q$ j
理学家们为什么要否定蒲宗孟引述的这段话?朱熹为什么要删除这段话?说到底,是因为这段话对周敦颐其人其学影响重大。否定这段话,就是要否认周敦颐同王安石及其新政的联系。实际上,在王安石变法的问题上,周敦颐去世前后一直处于尴尬境地。一方面,他同王安石及其新政有着一些直接的或者间接的联系,并从内心赞成变法,支持新政。另一方面,周敦颐同旧党的关系也很深,并且远远超过同王安石的关系。如他的两位弟子程颢、程颐是旧党的头面人物,因反对新政而丢官的赵拤是最了解周敦颐的直接长官,鼎力推荐他做广南东路转运判官的宰相吕公著是被目为“奸党”的三号人物。其他如苏轼、黄庭坚、孔文中等等,都与周敦颐有着良好的关系。这样,他支持新政,就会遭到旧党的反对;而联系旧党,就会遭到新党的怀疑。程颢、程颐从不尊周敦颐为师,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周敦颐支持新政。而王安石在执政后,则好像完全忘记了这位当年曾经“语连日夜”的老朋友,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周敦颐同旧党人物特别是其中的头面人物关系密切。这种矛盾尴尬的局面,也就注定了周敦颐终北宋之世而不显。* G( Q# T. B! U4 Q
到了南宋时期,朱熹继承发展了周敦颐和二程的学术思想,集理学之大成,建立起一个庞大而缜密的客观唯心主义思想体系。而周敦颐是理学的开山鼻祖,是二程的老师,当然也就成了朱熹学术思想的老祖宗。但是,南宋前中期,对王安石及其新政持否定态度。宋高宗还采纳赵鼎、吕聪的意见,削去了王安石的“舒王”封号。朱熹为使自己的学术思想得到正统地位,就必须使自己学术思想的师承上是正统的。而周敦颐与王安石新政有着密切联系,这显然是一个极其不利的因素。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有釜底抽薪,否定周敦颐同王安石及其新政的联系。于是,一方面淡化嘉祐五年(1060)周敦颐与王安石“语连日夜”的事情,将其美化成周敦颐对王安石的开导,使王安石“退而精思,至忘寝食”。另一方面,就是完全否定蒲宗孟在《濂溪先生墓碣铭》中引述的、周敦颐给蒲宗孟信中的一段话。朱熹等理学家的良苦用心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用现在的眼光看,王安石变法本身并没有错,他那杰出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的历史地位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甚至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提高。列宁称颂王安石为“中国十一世纪伟大的改革家”,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周敦颐赞成变法,支持新政,并非就是坏事,他的理学鼻祖的历史地位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因为历史就是历史!
6 g8 n' {) M) o3 R  s$ _, K ( j" t+ e6 H/ }, q6 T4 m/ t5 N9 W
- `- \+ N" A% N/ j+ A1 C! W
第十章 周敦颐与湖湘学派) }0 u) i' x3 v* ^4 ^2 B

* l$ J) T; P2 s: a! N$ T% k湖湘学派是中国思想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学派。这一学派,源于周敦颐,创于胡宏而盛于张栻,流及明清而接续近现代,形成了以岳麓书院为中心的跨时代人材群体。有宋以来,湖湘学派人材辈出,影响深远,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取得了辉煌的业绩与成就,在中国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与作用。湖湘学派的大本营岳麓书院有一楹联这样写道:“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这一楹联,上联的意思是湖湘学派与宋明理学鼻祖一脉相承,说明周敦颐在湖湘学派的源头地位。下联的意思是湖湘学派在全国的重要地位与影响。那么,湖湘学派是如何创立的?湖湘学派与周敦颐是何关系?湖湘学派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与影响如何?本章着重就这个问题进行探究与研究。
* w) L! A+ `, n: E* w! Z# U . V' W. V; w) a( V
(一)湖湘学派的创立与兴盛  R3 Y  ^% @, h* y- }" X& q

0 ]7 b- y5 Q$ D( l/ u7 i2 Q% Q湖湘学派也称湖南学派,亦称湘学。湖湘学派的创立,是宋代诸多学派竞相发展的必然结果。两宋时期,出现了诸多学术派别。如二程为首的洛学,张载为首的关学,三苏(苏洵、苏轼、苏辙)为首的蜀学,朱熹为首的闽学等。相对而言,湖南学派出现的时间稍晚,却是后来影响最大的学派之一。
& W5 W" [0 }! Q6 G4 \! e1、胡安国为湖湘学派奠基6 i8 ]& k% C" V1 I
胡安国(1074-1138-),字康侯,谥号文定,宋建宁崇安(今福建武夷山市)人。绍圣四年(1097),胡安国进士及第,踏入仕途,先徙居潭州(长沙)城南,提举湖南学士,在官6年。以后还任过中书舍人等职。由于仕途坎坷,他在晚年干脆辞职退隐,致力于学术研究。宣和五年(1123),胡安国开始撰《春秋传》。北宋末年,黄河流域战争频频,中原士人纷纷南下,给长江流域的文化兴盛创造了机遇。胡安国也于南宋建炎年间(1127-1130),抵湘潭,至碧泉定居,遂落籍湘潭。在潭州湘潭建碧泉书院,“前后居潭三十余载”。在此期间,他著书讲学,从游弟子数十人,并潜心续撰《春秋传》。胡安国志在经世济民,感于时事,往往借《春秋》寓意,不拘章句训诂,使《春秋传》成为宋代理学家以义理治《春秋》的代表作。然后,他又在衡山之麓办文定书院,以讲学撰述为业,除自己的子侄胡寅、胡宏、胡宪等外,还吸引了众多湖湘士子前来就学。其中仅长沙人就有治《春秋》和《资治通鉴》的谭知礼,以孝友信义著称的黎明等,从而开始奠定了一个在中国古代学术史上具有特殊地位的理学派别──湖湘学派。绍兴八年(1138),《春秋传》书成,30卷,进呈朝廷。宋高宗赞他“深得圣人之旨”,诏加宝文阁直学士。同年四月春,胡安国在湖南逝世,葬隐山,赐谥文定。所著《春秋传》,成为后世科举士人必读的教科书。此外,他还著有《资治通鉴举要补遗》100卷,《文集》15卷。胡安国是两宋时期著名的经学家、理学家和政治家,对两宋之际的政治和学术领域均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胡安国以其《时政论》、《治国论》、《春秋传》奠定了将心性之学与经世致用相结合的“湘派”风,一方面为理学的发扬光大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为统治阶级提供了一套有用的治国宝典。5 r+ X$ T2 q4 E; h3 x$ b3 g) ~: R
2、胡宏与湖湘学派的创立6 m2 [6 w3 i" `) s1 W0 h0 o6 z
一般认为,湖湘学派创立于胡宏。胡宏(1105-1155,一作1102-1161),胡安国之少子,南宋著名学者,世称五峰先生。字仁仲,崇安(今属福建)人。初以荫补右承务郎,不调。秦桧当国,意欲用之。但胡宏不愿与秦桧为伍,回信严辞谢绝了秦桧,表现了他不阿奉权势,不随波逐流,决心不去做官,只愿做一个有道德,有大节的,有助于治世的堂堂正正的大丈夫。秦桧死后,胡宏又一次被召,他仍托病不出,以后竟终身不仕。
* K/ M- t. @5 U, u$ u: f6 J4 w胡宏一生矢志于道,以振兴道学为己任。北宋“五子”或“六先生”所开创的宋代理学曾经显扬于时,但是自程颐去世之后,其声势便日渐下降,虽有程门弟子杨时等数人继承师说,但他们基本上只能谨守师传,缺乏创新精神。特别是经过“靖康之乱”的冲击,理学便走入低潮。在南宋王朝处于内忧外患的情势下,不少的理学传人虽然孜孜于其道,但并未出现冒尖人物。胡宏的学术生涯,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始的。他说:“道学衰微,风教大颓,吾徒当以死自担”(《宋元学案》卷42,《五峰学案》)。后来,胡宏悠游衡山之下20余年,“玩心神明,不舍昼夜;力行所知,亲切至到”(《知言序》),其成就卓著,终于成为南宋初期对振兴理学起了重大作用的关键人物。在当时,与胡宏同时从事理学活动的还有李侗和罗从彦等人,但他们的成就都不及胡宏显著。正因为如此,《宋元学案》的作者之一的全祖望评论说:“绍兴诸儒所造,莫出五峰之上。其所作《知言》,东莱以为过于《正蒙》,卒开湖湘学统。”(《宋元学案》卷42,《五峰学案》)这个评论无疑是公允的。南宋大理学家张栻曾指出:“《知言》一书,乃其平日之所自著。其言约,其义精,诚道学之枢要,制治之龟也”(张栻《知言序》)。张栻把胡宏的学说看作是道学之枢要,治理社会之根据,这个评论大体上符合实际。全祖望和张栻的评价,充分肯定了胡宏的学术成就,肯定了胡宏的代表作《知言》的学术地位。另一方面,全祖望的评论也肯定了胡宏为湖湘学派的创始人。全祖望的这一说法,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同。, Z* O' ], O7 F  w8 ?
3、张栻与湖湘学派的兴盛
/ k  E1 ^1 I& z  T% S张栻(1133年9月15日~1180年3月22日)字敬夫,一字钦夫,又字乐斋,号南轩,世称南轩先生。张栻是南宋中兴名相张浚之子,汉州绵竹(今四川绵竹县)人。他“生于西蜀,长于南楚”。是南宋著名理学家,与朱熹、吕祖谦齐名,时称“东南三杰”。
! B7 q" ?: X+ B# t& `# a张栻的青少年时代基本上是在永州度过的。绍兴二年(1132),张栻出生于汉州绵竹。绍兴八年,张浚落职,谪居永州。六岁的张栻从绵竹来到永州伴随其父,在永州度过了八年时间。绍兴二十年,张浚第二次贬谪永州,谪居永州第达九年。期间,张栻又随父亲徒居永州,并到衡山随胡宏求学。胡宏一见,知其大器,称赞道:“圣门有人,吾道幸矣。”绍兴三十一年,有旨令张浚自便,张寓居长沙城南。张栻则筑书院于城南妙高峰下,张浚题名“城南书院”,开始收徒讲学。乾道元年(1165),湖南安抚使刘珙重建岳麓书院,聘请张栻主持教事。在此苦心经营三年,使书院闻名遐迩,从学者达数千人,初步奠定湖湘学派规模,成为一代学宗。他还先后在宁乡道山、衡山南轩、湘潭碧泉等书院聚徒讲学,声名极一时之盛。乾道三年,张栻邀请朱熹来长沙,开展了历史上著名的“朱张会讲”。这次“朱张会讲”,是当时学术界的一大盛事,也使以岳麓书院为大本营的湖湘学派盛极一时。后人说湖湘学派创于胡宏而盛于张栻,此之谓也。- O; ?: {) G( p8 s/ k
张栻理学上承二程,推崇周敦颐《太极图说》,以“太极”为万物本原,主张格物致知,知行互发。在知行关系上他认为“始则据其所知而行之,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行有始终,必自始以及终。”“盖致知以达其行,而行精其知”(《论语解·序》)。黄宗羲评价张栻的思想:“见识高,践履又实。”(《宋元学案·南轩学案》)。陈亮则说:“乾道间东莱吕伯恭(吕祖谦),新安朱元晦(朱熹)及荆州(张栻)鼎立,为一代学者宗师。”(《陈亮集》卷21)。在张栻的影响下,湖湘弟子把重视“经济之学”作为“践履”的重要标准。他在岳麓书院培养了一大批弟子,成为湖湘学派的中坚力量。李肖聃《湘学略》说:“南轩讲学于岳麓,传道于二江(静江和江陵),湘蜀门徒之盛,一时无两”。《宋元学案》中介绍张栻门人及再传弟子,成器者达数十人。其中有“开禧北伐”功臣吴猎、赵方,官至吏部侍郎的“忠鲠之臣”彭龟年,组织抗金、“锐志当世”的游九言、游九功兄弟,善于理财,整顿“交子”(纸币)卓有成效的陈琦,“光于世学”的理学家张忠恕等。他们都是张栻主教岳麓书院时的学生,被称之为“岳麓巨子”。他们真正践履了张拭的“传道济民”的理想,其学术和政治活动使湖湘学派更加流光溢彩。 7 I9 `3 ]  n0 u) d) `; M5 J
$ `  _! J$ |9 |! D, c& h
(二)湖湘学派源于周敦颐: [! E3 O9 U$ q# Z' t

; d3 D0 ~. d0 o8 D" s! f9 b一般地讲,学术派别或因人名,或因地名。其如四川的蜀学,河南的洛学,陕西的关学,福建的闽学等等。而一个地方的学术,一般又是由在这个地方出生的学术名家创立。如四川的蜀学由三苏(苏洵、苏轼、苏辙)创立,河南的洛学则二程(程颢、程颐)创立。也有一些地方的学术,是由长期在这里为官为学的学术名家所创立。如闽学的开创者朱熹,祖籍徽州婺源(今属江西)人,后随母迁居建阳(今属福建)崇安县,晚年定居建阳考亭,他创立的学术便称为闽学。又如关学的开创者张载,祖籍是开封人,因父亲张迪客死涪州(今重庆合川),以后全家侨居陕西郿县横渠镇,便成了陕西人,他创立的学术便称为关学。而湖南的情况却又有其特殊性。夏君虞先生在他的《宋学概要》一书中介绍湖南学的时候说:“真正湖南人创造的学问,在宋代不谓之湖南学,如周敦颐的濂学是;反之,称为湖南学的学者又多不是湖南人,前有胡安国父子,后有张浚父子。”那么,湖南学与周敦颐的濂学到底是什么关系?周敦颐的濂学对湖南学有何影响?
. X- @+ |* M. x7 r2 f  z& h1、周敦颐的濂学即湖南学* \- K; [& A3 M; O% S
宋代理学有四大流派,即周敦颐的濂学,二程(程颢、程颐)的洛学,张载的关学,朱熹的闽学,合称濂洛关闽。周敦颐的故里是湖南道州营道县(今湖南道县),按理说,他创立的学说就是湖南学,或称湖湘学、湘学。但是,他的学说却被后人冠以“濂学”。为什么将周敦颐的学术称为“濂学”?有的说是因周敦颐晚年的隐居地而得名。持这种看法的人认为,周敦颐晚年隐居江西九江庐山莲花峰下,将流经庐舍旁的一条小溪取名濂溪,将庐舍称之为濂溪书堂。后人于是称周敦颐为濂溪先生,将周敦颐的学术称为濂学。他们所依据的是《宋元学案》周濂溪小传的记载:“以疾乞知南康军,因家庐山莲花峰下,取营道故居濂溪名之。赵公(抃)再镇蜀,将奏用,未及而卒,年五十七岁,熙宁六年六月七日也,葬江州德化县之清泉社。”从这一记载看,周敦颐“取营道故居濂溪名之”的濂溪,只是周敦颐的书斋名,而书斋之名又来自营道故里的溪名。周敦颐的营道故里,确实有一条小溪叫濂溪,流入营江,再入潇水、湘江。而周敦颐葬地江州德化县清泉社,即今江西九江市莲花乡东城村周家湾,村前虽有小溪,流入湓浦,再入长江,但无论是小溪或湓浦,均不叫濂溪。即使在濂溪名声大噪以后,也没有谁叫它濂溪。这就说明,周敦颐号濂溪纯属书斋名,与当地任何山名、水名、地名都没有关系。而这个书斋名,明明是在标明自己的地望,所谓“不忘乡关也”。所以,无论根据学以人名或学以地名的原则,濂学本身仍然是湖南的学术,而不能算是别的地方的学术。4 I5 g9 [3 d, a$ s) F
2、湖南学的源头是周敦颐的濂学- ^; u3 J- M4 b+ I+ S. R5 m
湖湘学派由胡安国奠基,胡宏创立,在张栻时达到鼎盛。他们虽然都不是湖南人,但是他们的学术源头是周敦颐的濂学。这是因为,无论胡安国、胡宏还是张栻,他们都与濂学有着师承关系。
3 @1 F& I4 `% b7 t8 Z! F- x胡安国的学术渊源如何?《宋史》本传载:“以程颐之友朱长文又颖川靳裁之为师。”而全祖望考证:“朱子所作《上蔡祠记》有云:‘文定以弟子礼禀学’,梨洲先生遂列文定于上蔡门人之目,非也。文定尝曰:‘吾于游、杨、谢三公,皆义兼师友。’又曰:‘吾丈人行也。’然则何尝自称弟子?《龟山行状》尝言文定传其学,而文定不以为然,曰:‘吾自从伊川书得之。’则于上蔡可知矣。”又据王梓考证:“至孝堂《斐然集》为《先公行状》云:‘元祐盛际,师儒多贤彦。公所从游者,伊川程先生之友朱长文,及颖川靳裁之、朱乐圃,得泰山《春秋》之传。则先生为泰山再传弟子,可知其《春秋》之学所自出矣。’”从以上材料看,胡安国的学术渊源来自两个方面,即其义理之学出自程颐,《春秋》之学出自孙复。而程颐为周敦颐的弟子,胡安国与周敦颐之间当然也就有了传承关系。
1 c2 o  b* }- [$ e* O7 z$ k胡宏为胡安国之子。他自幼从其父研习儒学,又在扬时和侯师圣那里学习了二程理学。《宋史》本传说:“宏字仁仲,幼事杨时、侯仲良,而卒传其父之学。”因此,他的学术渊源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幼时事杨时、侯仲良”,二是“卒传其父之学”。作为胡宏第一学术渊源的杨时、侯仲良,他们都是二程的门人。特别是杨时,更是程颐的嫡传弟子。杨时先事程颢。程颢去世后,又事程颐,这时的杨时已经四十岁。杨时晚年好佛,大胆向佛学靠近,从而发展了二程之学。他的学术思想,实质上是后学称为程朱之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因为有了杨时等人“夹杂异学”,才有后来的朱熹集大成。胡宏比杨时小五十二岁。胡宏从学杨时,已经是杨时的晚年了。因此,胡宏从杨时寻里学到的,不仅是二程之学,而且有“夹杂异学”的杨时自己的学术。这样,胡宏之学出自杨时,杨时之学出自二程,二程之学又出自周子。周子之学因二程自南而北,二程之学又因杨时自北而南。胡宏之学的第二渊源是他的父亲胡安国。胡安国即是理学大师,又是经学大师。胡宏“卒传其父之学”,继承了父亲的理学与经学思想。从上述情况看,湖湘之学是胡宏对杨时与胡安国学术思想的继承与发展。胡宏的理学思想主要出自杨时,其中当然也不乏胡安国的影响,更有他自己的发展,其学说对嗣后的理学振兴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胡宏有关经世之学,则出自他父亲所传。胡宏继承他父亲的学术,强调行实,强调大节。他在《与孙正孺》书中说:“见处要有领会,不可泛滥;要极精明,不可模糊。直到穷神知化处,然后为是。道学衰微,风教大颓,吾徒当以死自担。”这种“以死自担”的精神,就是湖湘后学敢死国难的民族气节之所出。  j+ L+ L! ?; o: Z
张栻之学则出自胡宏,当然也就是源于周敦颐之学。( N: F- h- D& g# G- |9 H% F" b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对湖湘之学的渊源作如下整理,即周敦颐传学于二程,二程传学于杨时、侯仲良、胡安国,杨时、侯仲良、胡安国传学于胡宏,胡宏传学于张栻。长沙岳麓书院楹联中的“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就是指湖湘之学与周敦颐的濂学之间这种一脉相承的关系。: Z6 x. l7 j9 n4 j

. r3 q' c! E& U8 j' r4 b(三)湖湘学派的深远影响
" y+ @+ ?: J4 } & o3 N7 E4 V+ m" a1 i9 Y8 q
湖湘学派是中国思想史上最重要的学派之一,也是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学派之一。自宋元明清乃至民国时期,在这近千年的时间长河中,湖湘学派都在深深影响着中华民族的发展。特别是在中华民族处于危亡之际,湖湘学子都毅然决然敢赴国难,为国家为民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
6 t! c  L# R9 `+ \+ O# p1、湖湘学派的学术风尚
0 ]5 j. ?5 m* N- O; o  q5 E大凡一个著名的学派都有一定的学术风尚,宋代湖湘学派也不例外。其学风主要有:
. j$ E2 v# o( f# S其一,尊奉理学。湖湘学派的主要人物,无论是胡安国、胡宏、张栻,其学术思想,都直接渊源于宋代程朱理学的开创者程颐、程颢。胡安国认为自己的学问主要来自二程,以二程的私淑弟子自居。胡宏师从二程弟子杨时、侯仲良与胡安国,张栻则师从胡宏。这些说明,湖湘学派与周敦颐开创的理学一脉相承。胡安国在任湖南学政期间,经学请朱熹来长沙讲课。朱熹在就任湖南安抚使期间,又致力于振兴岳麓书院,经常和生徒讲论问答。特别是张栻主持岳麓书院教事期间,请朱熹来长沙,开展了举世闻名的“朱张会讲”,成为当时学界一大盛事。所有这些,都使程朱理学在湖湘占据了学术的主导地位。虽然以后也有心学、农学渗入湖南,但这一主导地位始终没有动摇过。9 }% C0 ^  C* C" z' R1 t
其二,重经世务实。宋代的许多理学家都有空谈心性,不究实用的倾向。湖湘学派虽然也是理学中的一派,却自创立之初就反对“腐儒”学风;主张“通晓时务”,“留心经济”。胡安国提倡实际生产劳作,提倡学者不妨锄锄地种种菜;认为君子之学,最重要的就是一“实”字,除经史之外,还必须致力于兵、农等经世实学。在他自己的著作中,对这类知识就多有涉及。由此,在知行关系上,湖湘学派阐述“知行互发”,特别注重“行”的作用,强调“践履”,即实践,认为 “知之非艰,行之惟艰。”因为湖湘学派重视务实,所以后人评价他们都是有用之才,而非“迂谈道学者”。
. R+ t$ P4 Z  D1 q其三,敢于担当。这一点,在胡宏与张栻身上都表现得非常充分。胡宏为了振兴理学,提出了“吾徒当以死自担”。《宋元学案》张栻小传称他“乐于闻道而勇于徙义”。在“以死自担”与“乐于闻道而勇于徙义”的学风影响下,造就了湖湘后学敢死国难的民族气节。德祐元年(1275),元兵南下,大军围困长沙,全城军民在潭州(即长沙)知府兼湖南安抚使衡阳人李芾的组织下,奋起抵抗,血战三月。“岳麓诸生,荷戈登陴,死者十九”(《宋元学案·丽泽诸儒学案序录》),就是对“以死自担”与“乐于闻道而勇于徙义”的最好诠释。" E" Y6 ]  \( I. L% f
2、濂学与湖湘学派对后世的影响( K) {- [: ?) D- \
湖湘学派研究传统理学,有历史局限性,但提倡修身为学,主张经世致用,重教化,讲名节,轻利禄,憎邪恶,对湖南的人文教化和道德风尚有深远影响。: |- d  D# O) s! t: R" ]9 E; g' g
湖湘之学传至张栻,可以说极一时之盛。到了元代,刘必大主持岳麓书院,不以科举为业,而是坚持“审问于人,慎思于已,明辨而笃行”的办学宗旨。明代,大思想家王阳明及其门生后学,以及东林学派,讲学于岳麓书院,风气大开,思想更加活跃。明末清初,王夫之集各家优长,湖湘之学进入了更加成熟的阶段。嗣后,继之者无不以王夫之的学术、人品为楷模,纷纷推究仿效。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及清末诸多为国家为民族探求真理前途的有为之士,乃至接受马克思主义之前的早期毛泽东等人,都曾受到湖湘之学的影响,都从湖湘之学中得到过启示。而在自胡宏、张栻直至近现代的长期演变过程中,周敦颐学术思想的脉络仍然清晰可辨。
- E7 O9 T" r  ?. n$ o: S以一代伟人毛泽东为例。毛泽东在接受马克思主义以前,其早期思想同样属于湖湘学派的思想。如早期毛泽东在致黎锦熙先生的信中说:  V0 u7 B# P/ k2 Z1 |+ g5 }
夫本源者,宇宙之真理。天下之生民,各为宇宙之一体,即宇宙之真理,0 e% I  O  l! b! i. B/ @  ]: ^$ h
各具于人人之心中,虽有偏全之不同,而总有几分之存在。今吾以大本大源, }0 c8 O* F! I
为号召,天下之心其有不动者乎?天下之心皆动,天下之事有不能为者乎?; m( w% i% k9 l- w2 u
天下之事之可为,国家有不富强幸福者乎?
" G7 ^3 v2 `0 ?2 D: o这段关于“大本大源”的议论,虽然出自917年早期毛泽东之口,但我们依然可以从中看到周敦颐《太极图说》的某些痕迹,特别是能比较清楚地看到通过朱熹解释过的偏全之说的《太极图说》的痕迹。早期毛泽东尚且如此,湖湘之学对其他早期革命者的影响也就可见一斑了。
! Z1 c% a! ~; R 第十一章 周敦颐的历史地位9 c) @7 j3 T+ r
9 J. S! Y& {" B7 W1 X1 k
(一)周敦颐为何不显于北宋
' K+ k; y; B" B3 p2 o& T1 P8 P & Q& Q$ q' W" E# p8 b: Y
作为理学开山鼻祖,周敦颐的哲学思想具有划时代意义,使传统儒学从此走上了新的发展阶段,逐步形成新儒学──理学。然而,这样一位杰出的哲学家,却不显于北宋。人们不禁纳闷,这究竟是为什么?实际上,这里面的原因极其复杂,其中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7 a9 I0 o/ i. h& o) v8 T& d+ h
1、  程颢、程颐不尊周敦颐为师的影响
" v6 J4 o) v- @  n5 ^" v, t+ I程颢、程颐是周敦颐的嫡传弟子。当年,出任南安军副职的程珦,出于对周敦颐学术思想和人品的信任,将二程托付给周敦颐。由于当时周敦颐的夫人陆氏没有随署,其生活全由周通打理。二程来到周敦颐这里后,周敦颐既要肩负起教育二程的责任,又要负责二程的生活,身兼师、父二职,是非常不容易的。不仅如此,周敦颐升任郴县县令后,二程也跟着到了郴县。正是在周敦颐的悉心培养教育下,二程的学业大有长进,为日后继承发展周敦颐的学术思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周敦颐还手绘《太极图》给二程参悟。二程是何时离开周敦颐的,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是,二程离开周敦颐以后,周敦颐仍然将自己所写的《通书》各篇章寄送给二程,也有可能是二程到周敦颐这里索取的。这样,才有了二程学习研究的蓝本,才有了二程后来率先发表周敦颐《通书》(包括《太极图》与《太极图说》)的可能。8 ]1 o1 U6 y" ?+ M0 J3 G: e
然而,对于这样一位恩同父母的老师,二程后来却从不尊周敦颐为师。二程是以师道尊严著称的。特别是程颐,在做“崇政殿说书”时,还对皇帝摆老师的架子,指手画脚,颐指气使。强调师道尊严的二程,却从来没有正面提及与周敦颐的师生关系,即使在提及周敦颐时也是大不敬的态度,直呼“周惇颐”或“汝南周茂叔”。无论是当时或现在,这种情况都是令人费解,并且要被人指背的。二程为何不尊周敦颐为师,其原因是复杂的。对于这一点,已经在本书《周敦颐与程颢、程颐》一章中作了详细的研究探讨,这里不再重复。然而,二程不尊周敦颐为师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周敦颐的学术地位被贬低。程颐有两句被引用得很广的话,就是“吾学虽有所受,‘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这里的“吾学虽有所受”,可以理解为受学于周敦颐,也可以理解为受于其他;“‘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强调“天理”二字是二程所独创。这两句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由于二程不尊周敦颐为师,而且他们又没有其他老师,于是在二程的弟子及外人眼里,“吾学虽有所受”这句话就没有一点实际意义,往往为人们所忽视。而人们所记住的只是程颐的后一句话,即“‘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正因为如此,后世才将周敦颐──二程──朱熹这一学术思想体系称之为“理学”。这样,周敦颐就被有意无意地边缘化,二程则堂而皇之地被称为理学创始人,即“程朱理学”。不管二程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不尊周敦颐为师,最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割断与周敦颐之间的师承关系,突出自己学术思想的独创性,用今天的时髦语言来讲,就是独占理学这一学术思想的知识产权;而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周敦颐的学术思想被贬低,周敦颐本人也被边缘化。
% J/ p' C8 z" D; Z2、  新旧党争的影响9 B( h9 {! h7 C$ d( M
在学术思想方面,由于宋王朝实行以文立国方针,从而开启了继春秋战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以后的一个新时代。同时,宋代的学术争鸣又与政治斗争紧密地联系联系在一起,使学术争鸣染上了深厚的政治色彩。周敦颐生活在北宋中期。在这期间,北宋发生了两次大的政治改革。一次发生于庆历年间,史称“庆历新政”。另一次是发生于神宗熙宁年间的“王安石变法”。这次变法较之“庆历新政”,无论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影响之深,都不可同日而语,其余波一直持续到北宋灭亡。这两次大的政治斗争,周敦颐都没有直接参与。实施“庆历新政”之际,周敦颐正在江西一带任职,职位也比较低,只是县级官吏。因此,他与“庆历新政”之间,可以说没有任何瓜葛。“王安石变法”之际,周敦颐在广东路任提点刑狱,可以称得上是国家的高级官员,也没有直接参加变法斗争。虽然如此,这次变法形成的新旧党争,却给周敦颐带来的巨大的政治影响。
7 p' E0 {3 a6 f+ d在王安石变法中,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新党与以司马光等人为代表的旧党进行了长期的、激烈的甚至是殊死的斗争。旧党的诸多头面人物包括司马光、吕公著、吕大防、刘挚、赵抃、苏轼、苏辙等,均遭打击或贬谪。王安石本人也在变法中几起几落,最后在忧愤中去世。新旧党争期间,周敦颐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党争,但是由于他与诸多新党、旧党的头面人物都有着密切的关系,从而也对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一方面,周敦颐与王安石为首的新党的头面人物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政治思想上倾向于新党。他甚至在归隐九江后的病重期间,还给内兄蒲宗孟写信称颂新政,对未能亲自参与变法、不能看到变法最后胜利而抱憾终身。另一方面,周敦颐与旧党的头面人物,包括自己的弟子二程兄弟、鼎力推荐自己的吕公著、自己原来的老上司赵抃等,则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然而,在新旧党争中,周敦颐并没有因为自己同新旧两党的头面人物都有着密切关系而左右逢源,反面因此受到新旧两党头面人物的猜疑。王安石执政时,并没有因为周敦颐曾经与自己“语连日夜”而提拔重用他,究其原因,很可能就是顾忌周敦颐同旧党头面人物的密切关系。旧党的头面人物包括周敦颐的弟子程颐,也因为周敦颐同新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不信任他。程颢、程颐终其一生不尊周敦颐为师,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顾忌周敦颐同新党头面人物特别是王安石的关系。这样,周敦颐就在新旧党争中处于一个两面受猜疑的不利地位,受到来自两方面的打压,从而使他在北宋时期被边缘化。
. H) p! [% _" X0 Y' m' {2 v0 e
  d* q& i+ v0 u) a(二)朱熹、魏了翁如何推崇周敦颐
5 A6 u) X6 f& G8 ]; F. L ) J: {4 T$ C8 M/ |, n, t
进入南宋以后,新旧党争的余波仍然没有完全消失。北宋时,王安石晚年封荆国公,死后被追封为“太傅”。绍圣年间,赐谥号为“文”,配享神宗的庙庭;徽宗时,又配享文宣王庙。而到了钦宗时,变法彻底失败,天下又完全成了旧党的天下。在旧党的强烈要求下,钦宗下诏停止王安石配享文宣王庙。到了南宁,高宗采纳赵鼎、吕聪的意见,削去了王安石“舒王”的封号。至此,王安石变法被彻底否定。一切与新党有牵连的人和事,都成为人们谈论的禁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南宋大儒还是不断地推崇周敦颐,为确立周敦颐的历史地位而奔走,其中就有朱熹、魏了翁等。7 I6 P* \* }9 ?
1、朱熹对周敦颐的推崇
' u1 f; O3 K$ {. p朱熹(1130-1200),南宋著名哲学家、教育家、诗人,宋代理学集大成者,闽学派的代表人物,世称朱子。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另称紫阳,徽州婺源(今属江西)人,后随母迁居建阳(今属福建)崇安县,晚年定居建阳考亭。19岁进士及第,曾任荆湖南路安抚使,后官至秘书阁修撰、焕章阁待制兼侍讲。庆元六年(1200)卒。嘉定二年(1207)诏赐遗表恩泽,谥曰文,寻赠中大夫,特赠宝谟阁直学士。广注典籍,对经学、史学、文学、乐律以至自然科学都有不同程度的贡献。朱熹是程颐的四传弟子,亦即周敦颐的五传弟子。他早年出入佛、道,31岁正式拜程颐的三传弟子李侗为师,专心儒学,成为程朱学派重要创始人之一。他在哲学上发展了二程关于理气关系的学说,集理学之大成,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客观唯心主义理学体系,世称“程朱理学”。在如何对待周敦颐的问题上,朱熹一改二程讳言周敦颐的态度,理直气壮地推崇周敦颐。为此,他从三个方面做了不懈的努力:
' N0 a1 p. t6 j4 l7 z6 Q# g) i% ]其一,大力整理周敦颐的著述。朱熹将当时刊印的各种版本的周敦颐著作进行认真校核,先后三次刊印。在最后改定本中,朱熹将程颐刊印的周敦颐《通书》一分为三,即分为《太极图》、《太极图说》、《通书》三篇独立著作,并对这三篇著作进行注释。这方面的情况,已在本书《周敦颐的著述》一章中详细论述,此处不再赘述。通过朱熹的整理与注释,周敦颐的著述进一步引起了学术思想界的高度关注,使周敦颐的学术思想广为传播。
4 Z( Y: [! L) U4 q- t, V其二,表明自己的学术思想源于周敦颐。这一点,他是通过别解太极为理而实现的。朱熹在注释《太极图说》和平时讲学中,将“无极而太极”这一著名哲学命题,曲解为“无极者无形,太极者有理也”。简言之,“无极而太极”就是“无形而有理”。朱熹认为,“无极”只是一个修饰词,是修饰和说明太极的,说明太极的性状,说明太极的程度。这显然违背了周敦颐的原意。周敦颐的“无极”是作为宇宙生成的一个序列,而且是先于太极的序列,并非什么修饰词。朱熹还认为,“无极而太极”,只是说无形而有理。朱熹之所以曲解“无极而太极”,完全是从自己的理论需要出发,别解“太极”为理,而又把这个思想强加于周敦颐。通过对周敦颐“无极而太极”的改造,朱熹建立起以“理”为核心的范畴的哲学思想,亦即理学。随着程朱理学成为官方哲学,以太极为理而不为物,几乎成了不刊之论。实际上,朱熹以太极为理,只是对程颢、程颐思想的发展,与周敦颐毫无关系。朱熹曲解周敦颐的“无极而太极”这一著名哲学命题,起到了两方面的效果:一是表明自己的学术思想源于周敦颐,从而为建立自己的学术思想体系找到了理论依据,即“天理”源于“无极而太极”。二是明确周敦颐是程朱学派之宗。这一态度,与二程不尊周敦颐为师是截然不同的。他这样做,确实是需要勇气的。
2 T) _+ U! k7 d2 l其三,撰《先生事状》等,广为传播周敦颐的为人、为官、为学。朱熹在潘兴嗣《先生墓志铭》、蒲宗孟《先生墓碣铭》、黄庭坚《濂溪词并序》等的基础上,对周敦颐的生平事迹重新进行了整理,形成《先生事状》。在《先生事状》中,朱熹充分肯定了周敦颐的人品、官德;对潘、蒲之《铭》中一些不利周敦颐的记载,一律不予载入。同时,他对蒲宗孟的《先生墓碣铭》进行了大手术。凡是他认为不实或不利于周敦颐的文字,一律予以删除。经他删定的《先生墓碣铭》,文字只有原来的一半。此外,朱熹还所写了《江州濂溪书堂记》、《袁州州学三先生祠记》、《隆兴府学先生祠记》、《邵州特祠先生祠记》、《韶州先生祠记》、《徽州婺源县学三先生祠记》,以及《先生像赞》、《濂溪先生祝文》、《奉安濂溪先生祠文》、《濂溪说》、《记国史濂溪传后》、《题太极西铭解后》、《沧州精舍告先生文》、《书濂溪光风霁月亭》等文章。通过这些文章,宣传周敦颐的生平事迹与学术思想。可以这样说,在周敦颐的宣传问题上,朱熹确实是不遗余力的。$ A# l2 a( D3 \. e5 c9 s+ o
2、魏了翁对周敦颐的推崇
6 B$ _* N" ]+ ]3 `) o& Z4 r魏了翁,邛州蒲江(今属四川)人。庆元五年进士,授签书剑南西川节度判官厅公事。开禧元年(1205),以武学博士对策,谏开边事,被劾狂妄,改秘书省正字。明年,迁校书郎,出知嘉定府,以养亲归里,筑室白鹤山下,授徒讲学。嘉定初,知汉州。历知眉州、泸州、潼川府。入朝权工部侍郎,被劾欺世盗名,谪居靖州,湖湘江浙之士多从之学。绍定四年(1231)复职。五年,进宝章阁待制,为潼川路安抚使、知泸州。史弥远卒,召为权礼部尚书兼直学士院。端平二年(1235),同签书枢密院事、督视京湖军马兼江淮督府。官终知福州、福建安抚使。嘉熙元年卒,年六十,谥文靖。《宋史》有传。
( U( O; e. p* o( V* `在学术思想方面,魏了翁反对佛老学说,认为圣贤只言“寡欲”,不言“无欲”,指出“虚无,道之害也”。推崇朱熹理学,但也怀疑朱注各经是否完全可靠。提出“心者人之太极,而人心又为天地之太极”,强调心的作用,其主张又和陆九渊接近。对于周敦颐,魏了翁亦极为推崇,认为周敦颐的学术思想具有划时代意义,并为周敦颐请谥。南宋嘉定七年(1214),时任潼川转动判官的魏了翁上疏宋宁宗。他在奏疏中这样写道:0 G0 R" P" Q" U% Z: @
盖自周衰孔孟灭,更秦汉魏晋隋唐,学者无所宗主,支离泮涣,莫适与归。醇
1 e; @7 b) {0 e: |质者滞于占毕训诂,隽爽者溺于记览词章。言义理则流于清虚寂灭。论事功则鹜于
8 E, i$ a6 O4 r: H权谋知功,诬民惑世,沦于肌髓,不可救药。而敦颐独奋于百世之下,乃始探造化
( D5 @7 T. I8 |4 D1 h" c4 ^" K之至赜,建图著书,阐发幽秘,即斯人日用常行之际,示学者穷理尽性之归,使诵
+ `7 U$ _+ w  e/ U: a其遗言者殆得以晓然于洙泗之正传,而知世之年谓学盖有不足于学者。于是河南程
3 J) n: E8 w) D0 O7 A# L3 o颢、程颐亲得其传,而圣学益以大振。虽三人于时皆不及大用,而嗣往圣,开来哲,8 z8 W. K2 B' L0 S+ j
发天理,正人心,使孔孟绝学独盛于本朝而超出百代,功用所系,治理所关,诚为& I8 j8 T# J$ V: R
不小。8 \! G5 L7 H1 ]1 A9 ?9 k9 u
从这份奏疏可以看到,魏了翁对周敦颐确实推崇备至。他认为周敦颐与二程之学的宗旨在于“嗣往圣,开来哲,发天理,正人心”,在儒家学说的发展史上,起到了继往开来的重要作用,也是治国治民的“功用所系,治理所系”。这是对周敦颐学术思想重要地位与作用的充分肯定。此外,魏了翁还写下了《题留书堂》、《道州建濂溪书院记》、《道州宁远县先生祠记》、《合州建先生祠记》、《宝庆府先生祠记》、《长宁军六先生祠记》、《成都府学三先生祠记》、《简州四先生祠记》等文章。' w& S2 p1 t7 @# q/ `
除了朱熹、魏了翁对周敦颐的推崇外,还有诸多名家对周敦颐多所赞誉。如黄庭坚在《濂溪词并序》中赞誉周敦颐“人品甚高,胸中洒落,如光风霁月”。大诗人杨万里写有《邵州重复旧学记》、《希濂堂记》等文章。著名理学家张栻写有《先生像赞》、《永州州学先生祠记》、《邵州增辟旧学记》、《广东宪司先生祠记》、《南康军先生祠记》、《静江府学三先生祠记》等文章。朱熹的高足度正,致力于周敦颐生平行迹的考证与著述的搜集整理,写下了《濂溪先生周元公年表》,使周敦颐的诸多事迹和著述得以流传。南宋大臣、著名学者真德秀也写下了《韩周二先生祠记》、《南䧴州学四先生祠记》等文章。所有这些,都为周敦颐历史地位的确立发挥了重要作用。
6 J/ m* ?/ K2 ~9 z1 V: E : L- |4 E. }. i2 ~  l8 Q
(三)周敦颐的历史地位及其影响
, W7 A$ m, r% e' C 7 x; [5 r4 n, z$ E
南宋著名文学家、端明殿学士洪迈编修的《国史》(即《北宋史》),按朱熹《记国史濂溪传后》所载,“中有濂溪、程(颢、颐)、张(载)等传,尽载《太极说》及《通书》,盖濂溪于是始得立传”。既然周敦颐已经在国史中立传,并“尽载《太极说》及《通书》”,那么他的历史地位也就已经确立。但是,此前的宋朝皇帝并没有给周敦颐赐谥,也就是说周敦颐还没有得到皇帝的认可。一般地说,朝中大臣或著名学者去世后,皇帝都会赐谥。然而到洪迈修《国史》时,周敦颐已经去世一百多年,却依然未能赐谥。而此前,朱熹已经谥文、张栻已经谥宣。直到魏了翁于嘉定七年(1214)上疏,请为周敦颐与二程谥号,宋宁宗才于嘉定十三年(1220)六月二十二日赐周敦颐谥曰“元”。宋理宗淳祐元年(1241),诏从祀孔庙,追封汝南伯。至此,周敦颐作为理学鼻祖或理学宗师的历史地位最终确立。- X% b1 q1 \! I) l5 |. h
那么,在中国思想史上和哲学史上,周敦颐的历史地位与作用及其影响到底如何呢?对此,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予以探究:4 V2 n7 O0 t: v8 c' u* @
1、宋明理学开山鼻祖* X+ }# f4 N0 Z. P! K9 z
周敦颐被后世称为理学开山鼻祖,也有的称之为理学宗师,这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在周敦颐之前,虽然北宋初胡瑗、孙复、石介有“理学三先生”之称,但他们并没有形成新的儒学理论系统。而真正突破旧儒学的束缚,建立起新的理论体系,将儒学引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的是周敦颐。在这方面,他有两大重要贡献:
* \1 z/ Q: k5 v$ _+ l$ \其一,提出 “无极而太极” 的著名哲学命题,建立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宇宙生成论,为理学的诞生奠定了本体论方面的基础。自东汉以后,儒学本体论方面的不足,一直是自己的软肋,也是儒学不能与时俱进,并在同释道的长期较量中逐步处于下风的重要原因,也可以说是根本原因之一。周敦颐宇宙生成论的建立,改写了旧儒学在本体论方面的不足,使儒学处于一个新的起跑线上。这一点,《宋元学案》的续编者黄百家在《濂溪学案》周敦颐小传后的一段按语很说明问题。他这样写道:3 l1 K, N" ]! E! V2 j- K4 E0 ?. l
孔孟而后,汉儒止有传经之学,性道微言之绝久矣。元公崛起,二程嗣之,又
$ [: f: [; o6 V1 S) m5 A复诸大儒辈出,圣学大昌。故安定,徂徕卓乎有儒者之矩范,然仅可谓有开之必先。- \+ Y: H6 M3 ?6 a& c( o. e
若论阐发心性义理之精微,端数元公之破暗也。
6 _6 w0 w* Q' b0 z  }黄百家是清代著名学者。从这段话可以看出,他把“圣学大昌”的原因,首先归结于“元公崛起”。正是由于周敦颐的崛起,二程继承发展,诸多大儒辈出,才有了儒学的重新繁荣。而周敦颐首要的功绩,又在于“破暗”,使儒学冲破了“黑暗”,走向了光明。周敦颐能够“破暗”,当然在于他在哲学本体论方面的突破,在于他提出了“无极而太极”的著名哲学命题,建立起崭新的“宇宙生成论”。同时,周敦颐“无极而太极”哲学命题的提出,又促进了诸多大儒对哲学本体论方面的研究。特别是二程继承和发展了周敦颐的本体论思想,把“理”(又称“天理”)或“道”作为世界万物的本体。他们认为“理”是永恒存在、无所不包的,先有“理”,然后产生万物,而又统辖万物。正因为如此,后世将他们的学说称为“理学”或“道学”。程颢曾说:“吾学虽有所受,‘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由于二程师承周敦颐,我们完全有理由这样说,“天理”二字虽是二程自家体贴出来,但也是对周敦颐宇宙生成论的继承与发展,或者说是在周敦颐宇宙生成论的启发下“体贴出来”的。后来,朱熹集理学之大成,最终使“圣学大昌”。8 w3 m. ^0 G2 n7 t
其二,提出“太极动而阳,静而阴”的思想,实现了哲学宇宙论与人生观的统一,为强化人的修养提供了理论依据。长期以来,儒学一直在努力寻找宇宙观与人生观的一致,希望能站在宇宙生成的高度来解释人生,指导人生,然而却没有达到这一目的。究其原因,就是儒家所据的经典不足以承担这一任务。儒家据以解释宇宙和人生的主要经典是《易经》与《易传》。然而,无论是《易经》还是《易传》,其对宇宙万物生成的解释,都是从物种生殖繁衍的直观感觉出发的。他们所推及人的思虑行为,没有上升到宇宙观,从而“与天地不相似”,所以总觉得很勉强,总是宇宙观与人生观相脱离。如《易传·系辞上》说:“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这个“继之者善”的命题,怎样从一阴一阳的生生不息中引出“善”呢?《周易正义》也只是勉强解释说:“道是生物开通,善是顺理养物,故继道之功者唯善行也。”这种解释,我们读后仍然无法想象如何继之以善。“善”是儒家宣扬的人的本性,不能不与生物之初的阴阳相联系,然而从生物之初中又无法推出“善”的逻辑结论,这就是儒家的宇宙观与人生观相一致而又无法统一的矛盾。
. T# M  t2 e/ u/ U千百年来,儒家在宇宙观与人生观的矛盾问题上,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直到周敦颐的《太极图说》问世后,这个问题才得到了较好的解决。周敦颐在《太极图说》中这样写道:“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他又在《通书·动静》章中写道:“动而无动,静而无静,非不动不静。”周敦颐的这种运动观,揭示了事物变化的内在动力与规律,认识事物变化的关键在于正确把握运动与静止的关系。夏君虞先生在《宋学概要·宋学的基本问题─力学》中说:“宋儒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说出‘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而无动,静而无静,非不动不静’的规律来,这是矫正别家的错误。”夏君虞先生在这里引用的话,正是周敦颐在《太极图说》与《通书》的所说的话。正是周敦颐“太极动而阳,静而阴”的思想,沟通了中国哲学宇宙论与人生观的长期脱离,使之相一致。尽管后来还存在着宇宙的最高本原是无极还是太极的分歧,存在着太极之上该不该再加无极的争论,但动静为太极的动静,动静为宇宙本身的属性,动静为任何事物共有的属性,已经成为宋代理学各派的共同认识。正是周敦颐的这一思想,统摄了宋代理学诸派,使之成为宋明理学的开创者与奠基人。
1 U% l  A9 d" v+ _! m  L$ q2、宋元明清的官学8 r# k1 u. Y& y3 v& i6 E" w$ U8 G
周敦颐生于湖南边陲之地,学不由名师,官不过提刑,主要著作字不满三千,然而却影响深远,功在孔孟之间。这确实是中国学术史上的一大奇迹。早在北宋期间,周敦颐就以他高尚的人品、深刻的修养和淳正的学术,赢得了同时代学人的尊敬。特别是在学术上,因其“嗣往圣,开来哲,发天理,正人心”的宗旨,及其“功用所系,治理所关”的治国治民作用,以它自身内存逻辑结构所体现的为封建统治服务的性质,从而得到了统治者的推崇。自宋理宗以后,由周敦颐创立、二程继承发展、朱熹集大成的理学,成为宋元明清四朝的官学,即居统治地位的官方哲学思想,时间达七百年之久。
, [" Q+ Y% }( g5 e2 w4 k以周敦颐为开山祖的理学,对中国封建社会起到了巩固作用。历宋元明清四朝,无论无论汉人立帝,抑或外族入主,统治者都对理学的重要作用有着极其清醒的认识。即使到了清王朝,整个封建社会已经呈现衰落趋势,而封建统治者对理学为封建统治服务本质的认识,却仍在提高。如清乾隆帝在《钦定精义》的按语中这样写道:
- F6 E. E* P& H4 p- \* F$ I1 M6 L治统原于道统,学不正则道不明。有宋周程张朱诸子,于天人性命、大本大原
: [, F6 d; H' d" H* }3 ?之所在,与夫用功节目之详,得孔孟之心传,而于理欲公私义理之界,辨之至明,8 S* f* M4 H* d* m  C8 V0 x5 X
循之则为君子,悖之则为小人。为国家者,由之则治,失之则乱,实有裨于化民、4 t( X( n% N. w9 b8 ~
成俗、修已、治人之要,所谓入圣之阶梯,求道之涂辙也。学者精察而力行之,则( o/ \. H  p# _8 i% K' h
蕴之为德行,学皆实学;行之为事业,治皆实功。此宋儒之书,所以有功后学,不
2 C4 r/ D8 J! t1 g可不讲明而切究之也。3 M2 @; T% v1 [# f7 ^
  乾隆所说的“治统原于道统”,“为国家者,由之则治,失之则乱”,已经把理学与封建统治的生死存亡紧密联系在一起。正是由于理学对维护封建统治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宋元明清四朝的统治者都大力推崇理学,从而在全国范围内兴起了读周子之书的浓厚气氛。与此同时,讲周子之学的濂溪书院和奉祀周子的濂溪祠相继迅速发展起来。如湖南有道州濂溪书院、道州濂溪祠、故里濂溪祠、永州濂溪书院、郴州濂溪书院、桂阳濂溪书院、衡阳濂溪书院、邵阳濂溪书院、宁远会濂书院等二十四处;江西有南安道源书院、江州濂溪书堂、赣州濂溪书院、南康濂溪祠、万安濂溪书院、江州濂溪祠等十五处;广东有广东宪司先生祠、韶州先生祠等四处;重庆有合州濂溪祠堂等两处;江苏有苏州濂溪祠,北京有燕都太极书院、燕都周子祠堂。此外,广西、湖北等地亦有濂溪书院、濂溪祠或三先生祠多处。  p, L5 U5 y  k! J* i6 T% |5 M

  `0 H2 i+ h; U8 o ( D+ S/ i4 T0 J* {& Y% |* u

, L- {) A  Y1 Y1 b附:主要参考书目
3 l& z  x. K8 F9 [! O' L ! g. Z9 @' J; }% F( f5 Y
《宋史》6 r# Z" |, U9 O( h/ O# W1 ]
宋版《元公周先生濂溪集》
# T  H( ?2 f, c! J8 v邓显鹤《周子全书》7 ?  l% A4 Q, e: M2 J! ~5 k/ e
《宋元学案》% b3 W9 g+ a  ?) N
《濂溪志》
  A, d1 y7 M6 b, [% Z+ \《二程集》(中华书局标点本); Y% V1 [5 i0 n
《朱子语类》(中华书局标点本)# k2 A% e) p  s- _  p& P
《续资治通鉴》
, i. f) u4 D+ b+ s《十三经注》
9 O- W$ X5 d* a( O& p《太平御览》
& \" x7 k) ^) o' @+ t$ o% P《老子注》: q$ S# u2 G: Q! N
《庄子集解》
2 i  ~  `2 H+ H) C6 s《吕氏春秋》" X0 V) n' h% p) T7 e8 r
《淮南子》
' {9 R0 K* e" M* a: g" |4 r/ Z张岱年《中国哲学大纲》
9 m" C- l! ~& Q! C# O! {, i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新编》; e4 H4 P/ {* w2 G, Q7 \
张友文《宋明理学研究》
# d: @' e; n9 }  Y梁绍辉著《周敦颐评传》
$ q- D/ i! w, B- o. Y2 ?. y冯克诚、田晓娜主编《中国通史全编》1 i/ X* f& J" Q4 [& p
吴怀祺主编《中国文化通史》6 q/ x3 \7 h& A8 Z" C
胡正耀著《理学鼻祖周敦颐》: `4 |7 N; b) P! l
梁绍辉主编《濂溪学研究》" B% f, A' |1 g; Q
8 [: X& t& T' @, W7 v

5 r' t# r8 L( c& |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先明 发表于 2012-10-24 09: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了,坐着看比较舒服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周计前 发表于 2016-6-7 08: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有周敦姬,寿,焘。2公支脉图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会员卡号查询|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网 ( 蒙ICP备17001265号 )

GMT+8, 2019-12-14 15:22 , Processed in 1.20653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