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子政公是南益公吗

[复制链接]
梅县客家人 发表于 2019-4-15 07: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宗亲,享用更多功能,查看完整内容,让你轻松使用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本帖最后由 梅县客家人 于 2019-4-15 07:49 编辑 9 q9 O2 M4 M5 Y% s$ M

) e' J: e) s, L; \  N                                                                        子政公是南益公吗?/ y, \/ E9 Q: L, `
                                                                          ——三说南益公,兼与先进宗亲商榷2 U- @: j: L# ?/ z7 J( ~

( }% K6 y( `  S. J. f2 a先进宗亲最近传来他的大作《南益即子政初探》,认为子政公即是南益公,理由是“子政是独子,作为二房的长房独孙,面对长房贞公(仁德公与张氏始祖母生的)的子孙们,有形无形的压力”,于是“走出去,开创新的一方天地——移居揭阳,并改子政为南益”。文章只有六七百字,易读易懂,结尾处还谦虚一番,“盼宗亲们有更近史实的高见”。高见谈不上,浅见倒有一些,写出来,仅供参考。  L/ P4 P2 m. ^3 G( w2 c7 C0 G$ @
拙著《研谱琐记》有两篇专门论述南益公的文章,即《说说南益公》和《再说南益公》,纠正了种种关于南益公祖源及本人身份的错误观点。这次先进宗亲提出的“南益即子政”的观点,乃是南益公身份的新说。新是新了,可惜仍是错的。先进宗亲言之凿凿,认为此说“具有相当合理性”。我却认为,相当不合理,根本站不住脚。
' i' o# b* ]+ `3 P  ~' Q, [( T我把收藏的几十部族谱全部翻了出来,仔细地阅读其中关于员公长子必通公支系的记载,发现绝大多数族谱都说子政公无子嗣,在其名下或注“无”,或注“止”,或空白。其中,最具权威性的,由锡康公纂修,写作出版于1870年至1879年的仁德公裔族谱《歧阳家乘》,是这样记载的:“三世必通公,三十郎,妣吴氏,生一子:子政(无)。公生于元文宗至顺三年壬申岁四月。葬枫林塘。”只有清嘉庆十年出版,秉谦公纂修的《周氏族谱》以及可能抄录自秉谦公谱的四川简州 《周氏族谱》加插了一句:“子政移居揭阳,子孙繁盛,未及详志。”秉谦公谱是一部好谱,光墉宗亲曾给予高度评价。我对该谱也是充分肯定的。但不是说该谱毫无缺点。谱中把仁德公说成是濂溪公裔孙,并把文仕公裔系四十三郎支族引入仁德公裔族谱中,就是明显的错误。说子政公移居揭阳,子孙繁盛,同样是缺乏证据的。“未及详志”说明移居之说并非来自此前族谱记载,而可能只是一种传闻。作为员公裔孙,其他迁居外地更远地方子孙繁衍都有记载,揭阳南溪离长乐水寨相对近得多,为何子政公子孙都“未及详志”。其实,并非“未及详志”,而是一点记载都没有。这是因为该传闻乃子虚乌有,根本没有什么可记。
- a% |% J5 M$ d3 j先进宗亲引用移居一说,并说出他的“相当合理性”,即移居是因为子政公是独子,“面对贞公的子孙们,有形无形的压力”。我认为,这种分析和推理纯属主观臆测,毫无根据。没有哪一部族谱提到过贞公子孙对子政公有压力,实际上也不会有什么压力。仅仅因为自己是独子,便产生“有形无形压力”是荒谬的,经不起推敲的。查族谱,贞公生了两个儿子,员公也是生了两个儿子,贞公长子志通和员公长子必通则各生一子。从数字上看,平分秋色,压力何来?即使志通公生子数多于必通公生子数,又何来压力?还有,仲公长子崇孝公之子子义公也是独子,难道他也会感到“有形无形压力”,也要移居他方吗?族谱中有关独子的记载数不胜数,有哪一处记载说是因为独子而感受“有形无形压力”,甚至严重到被迫迁移外地?至于子政改名南益,同样是主观臆测,没有任何根据。: L0 ?- b, F$ q2 J
先进宗亲还说,“明朝万历年间,南益(子政)公的裔孙约已繁盛到仁德系十二、十三代,七世、八世祖中一族长率族人北上五华祖地,取雷氏始祖母金骸,回揭阳南溪安葬于浮水莲花地,以此,庄严而神圣地宣示:南益公乃周氏仁德系员公房的长房独孙之正统地位!”我不知道先进宗亲这个材料从何处得来。据我收藏的清同治三年《普宁周氏宗祠志》《重修大宗祠志》以及泰国南益公族亲会成立十周年纪念特刊所载《周氏普宁溪南乡族谱序》《普宁溪南南益公族谱序》以及相关的谱书,例如,我以前提到过的周树伟的家谱,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至于记有子政公移居揭阳的秉谦公谱及相关的简州谱,更不会有这种记载。“未及详志”注定它们没有这种记载。也许先进宗亲另有渠道获得这方面的材料,但只要认真思考和分析,都会得出结论:所谓“北上五华祖地,取雷氏始祖母金骸,回揭阳南溪安葬于浮水莲花地”,纯属捏造,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几乎所有仁德公裔族谱都记载:仁德公之妻张孺人和雷孺人葬于长乐玉茶杨梅岭己山亥向,月石系六世祖斌公于正德元年庚寅岁正月初三日立。从未见有雷孺人金骸被移走的记载。而且,居住在五华的仁德公裔族子孙们绝不会允许有人把雷孺人金骸从墓中挖出带走。请先进宗亲不要相信“取雷氏始祖母金骸回揭阳南溪”这样的鬼话!
* F; g' j) r+ T5 l为了印证所谓“子政即南益”,先进宗亲还说:“今详忠、友文等宗亲之主流观点也认为南益即是仁德公的四世子孙可能性最大”。对此,我同样表示高度怀疑。我认为,所谓南益是仁德公的四世孙只能是极个别人的观点,决不是大多数人的、主流的意见。别说在整个仁德公裔孙中不是主流,就在四川、重庆等地的仁德公裔孙中也决不可能是主流。南益公约生于1330年,这是确定无疑的。必通公生于1332年,这也是确定无疑的。怎么能把南益公说成是必通公之子子政公呢?自封为“主流”者怎么能犯这种显而易见的低级错误呢?
9 {* H3 ^# E  |' Z2 }/ T% c研究南益公必须严肃认真,论证、分析南益公必须有根有据,切忌儿戏、肤浅,切忌无端预测、捕风捉影。
' l5 K5 L& o5 s2 R6 A- ^
- G) Q" l3 b1 u9 S8 L
                                                                                                                                                                  2019年3月25日写于听涛书室7 p8 q, V4 Q3 V5 I" Y4 S8 M" I

0 W# g8 E0 ?) s0 w& w( y1 q0 J7 ?" P: _' D
(多说几句题外话:我和先进宗亲虽然算不上什么老朋友,但也有过一面之交。几年前,他曾到访寒舍,共饮茅台,把酒言欢,畅叙宗亲之情。在族谱研究中还得到过他的帮助。我从周寅宾教授写给他的信中获得了重要的资料。我是很感谢他的。撰写此文纯属学术研究,相互探讨。不同观点的争论还望先进宗亲谅解。还有,最近荣添宗亲到处散布一则其制作于2011年的视频。其中,重弹“周翁李婿”陈调滥调。一些不明真相的宗亲予以点赞转发。文能、先进宗亲也有此不明智之举。我已批评了文能宗亲,他已诚恳接受,并表示立即删去相关视频。希望先进宗亲学习和效仿文能宗亲,改变态度,删去视频。同时希望大家都抽点时间,认真阅读《奇谈辨析》一书,以免上当受骗。)% v. j) \! M0 G0 G% Z" b* a$ ?
凝聚天下周姓力量!全球周姓第一站!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会员卡号查询|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网 ( 蒙ICP备17001265号 )

GMT+8, 2019-9-18 21:49 , Processed in 1.1358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